×
淘心話

一個女兒的心聲

文/Wendy

這幾天看著賈靜雯的女兒撫養權風波+網友們在FB上post的留言,自己真的感觸良多。父母在我國小4年級離了婚。父母離婚後,母親無異議的把我跟我姊姊的撫養權讓給了我爸爸。老實說,在台灣這種社會/法律觀念,我想就算我媽媽爭,應該也爭不到撫養權吧。或許有機會可以爭到一個女兒陪她,但是我媽說她不想要我們兩個姊妹分開生活。我父母親在從我有記憶以來,就是爭吵不斷,到後期甚至偶爾會吵到動手。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我媽躺在地上,我跑到我爸媽中間,哭著對我爸喊不要再吵了。

在不久後的某一天下午,我媽如行屍走肉般的回家,坐在客廳的椅子上對我們說,爸爸跟媽媽離婚了,真的離婚了。

我在她眼中,看到的不是解脫,也不是開心,而是傷心絕望跟不知所措。我媽是個很傳統的女人,我爸更是個百分百的「台灣男人」,非常大男人主義。 當時的觀念就是,女人結了婚就是待在家裡當家庭主婦,生活圈除了家裡面的人,最多就是幾個左鄰右舍的鄰居, 跟外面的社會完全脫了結。

有時我媽若是跟鄰居多聊幾句或太常聚在一起,我爸就會很生氣的罵我媽。所以當我爸跟我媽離婚時,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以後該怎麼辦。 後來我爸回家後,看到我媽還在家裡,他就拿一個行李箱把我媽的東西裝進去,然後叫她走。 我跟我姊就只能看著我媽提著沉重的行李,一步一步從四樓自己走樓梯下去。 在同天晚上,我爸帶了一個阿姨回來,跟我們說,這是XX阿姨。我爸也沒多說,可是就算他沒說,我跟我姊心知肚明,那個「XX阿姨」是怎麼回事。在後來的日子,就是我爸,阿姨,我姊跟我一起生活。
 
我父母剛離婚時,我爸不喜歡我們回台南(我媽娘家)看我媽,他可能是怕我媽對我們說他壞話,讓我跟我姊對他產生壞感。可是我媽從來沒有對我們講過我爸的壞話,連說阿姨的壞話都沒有。反而還常跟我們說要乖乖聽爸爸的話,對阿姨要有禮貌,教我們做人的道理。我那時還蠻開心,蠻享受那一段時間,因為看不到爸媽吵架,可是還是可以跟爸媽相處,每個禮拜可以跟媽媽見面,可以常常打電話聊天。雖然偶爾我爸會在我們從台南回家後,講一些酸我媽的話。直到我小學六年級,我們移民到阿根廷。

我爸當時跟我們講,只是去看看,會再回台灣。 於是在心不甘情不願的心情下,坐了我第一次的飛機。 那一趟飛機,飛了20幾個小時。 途中停了很多站,每一站我都以為到了,但是我爸都說,還沒還沒。

到達阿根廷後,我開始期待甚麼時候可以回台灣。 但是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爸完全沒有提到要回台灣這件事,久了,我自己就知道,被爸爸騙了。爸爸不讓我打電話給媽媽,說電話費很貴,所以我開始寫信寄信給媽媽。 不過也因此我沒有忘記中文,也可說是因禍得福。
 
後來長大後,比較可以回台灣,但是最多也只能一年一次。 還在念書的時候,每次回去最少可以一個月,現在上班了,最多只可以回去2個禮拜, 我媽後來沒有再嫁,每次回台灣找我媽,我一定要跟我媽一起睡。 雖然她老是跟我說:「哎喲…我自己一個人睡很習慣,妳怎麼要跟我擠…」

在某一天晚上關燈要睡覺時,我躺在床上看著我媽坐在梳妝台前開抽屜的背影,想到她每天都是這樣一個人,我覺得她好孤單好寂寞,於是我蓋住棉被偷偷的哭了。 那一個畫面一直在我腦海裡,每次想到我就很難過。

她現在出家了,當我媽從電話告訴我她出家的時候,我心裡很複雜,有捨不得,有不放心,有歉疚,不孝…。 前年我回台灣看到出家後的她,跟她在廟裡住了幾天後,我放心了,或許是心靈上有了寄託,她臉上明顯得開朗了許多。

可是我心裡卻有很大的失落感,那種很像失去了媽媽一樣, 但是我卻不敢跟她說,因為看到她的改變,我無法自私的只想到自己而剝奪她尋找快樂的權利。 至少我現在還是可以跟她通電話,回台灣還是可以去找她,只是稱呼上的不同。
 
嚴格講起來,我爸對我們不算不好。 我爸他很努力的賺錢養家,從以前家裡沒錢到後來可以移民,都是靠我爸每天動腦如何賺錢+出外奔波來供我們食衣住行。 我阿姨也沒虐待我們,可是阿姨畢竟不是自己的媽媽,那份關心/照顧,總是少了母愛,生活/心靈上就是覺得少了什麼。 譬如:每次我們上學,媽媽都會站在四樓陽台望著我們走路去學校的背影,直到看不到我們,她才進屋去。 我相信這是一個媽媽不需要人教,自然而然就會想做的事,可是我阿姨卻從沒這麼做過。 
 
每次講到父母離婚,我一定會補上一句,其實他們離婚也好,從我有記憶以來,他們就很常吵架,離了,對他們好。 但是以一個女兒的心聲,我卻希望他們沒離婚,希望我爸媽當初可以worked it out。 可是我卻不能如此自私,因為爸媽也是人,他們也有快樂的權利。 
 
我只是想說,當一段婚姻走到盡頭,而當中有子女牽連在內,可以以最和平溫和的方式解決越好。 有時退一步,不一定就是輸/示弱。 或許等冷卻後,或有更好的結果。 父母所做的每一件事,有時大人可能覺得沒什麼,但在孩子的眼裡/腦裡是會記一輩子的,也可能因此影響他/她的一生。  我也知道,很多事情是很複雜的,但是我覺得,越複雜的事,就需要越多時間去沉澱/解決。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