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Never say NEVER

文/ Lez’s meeting大腳

「你是一個生活在二次世界大戰前十年、住在德國的尤太人(註1),隨著每天的生活,你發現你的權利越來越少,你想像中的『人生而平等』已經支離破碎。政府宣稱上一次的世界大戰後的經濟蕭條就是因為你的關係,因為你太自私、太不為整個社會著想。剛開始,你以為你的讓步能換來社會的滿意與自身的安全,面對種族歧視,你默默承受。隔沒幾年,你被迫付出更多,他們拿走你的財產、扣住你的家人,把你送到集中營裡,搜刮你全身,連你的假牙也不放過。身邊其他德國人從為你叫屈、到同情你、到忽視你,最後變成一起站在政府那邊指責你。畢竟,大家心裡都知道,自從政府開始了這樣的政策後,每個『值得活下來的人』家裡都有麵包可以吃了。」


圖說一:Baracken集中營。1945年攝。(圖/WikipediA)

「你是一個生活在西元2010年六月、住在台灣的單身同性戀者,這半年來,你發現你的權利不增反減,你想像中的『人生而平等』似乎永遠不會到來。政府宣稱健保虧損、少子化都是因為你的關係,因為你太自私、太不為整個社會著想。剛開始,你以為你的讓步能換來社會的滿意與自身的安全,面對性別歧視,你默默承受。隔沒幾個月,你被迫付出更多,他們打算拿走你為自己存的老本,只因為他們預計推行的老人照顧金計畫遇到了瓶頸,你以為他們不會把你送進集中營,不會搜刮你全身,或者至少,他們會讓你留住你的假牙。身邊其他的台灣人從為你叫屈、到同情你。。。」

圖說二:德國納粹時期用來「分類」同性戀者的標誌,近代則反過來被同性戀者用來使用驕傲標示自己性傾向。(圖/WikipediA)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