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給未來的自己

Share

文/密絲飄

Dear :

妳還記得嗎?七歲的時候,學校要妳寫一篇作文,題目是我的志願,妳寫道:「我的志願,是當一個老師」。

當時的妳可是真心的,因為學校裡有個女老師一頭長髮、恆常穿著飄逸長裙、說話輕聲細語,幾乎是妳的世界裡,唯一不會開口就是碎碎念或者責罵妳的大人,妳那麼那麼的喜歡她,喜歡到希望自己能成為她。

然後,妳長大,然後,妳有了到補習班打工的機會,夢想有了排練的舞臺。

妳興高采烈的上場,卻錯愕的發現,原來當個老師其實和學問不那麼有關,和耐性才大大相關,面對孩子,要插科打諢扮小丑,面對家長,要鞠躬哈腰陪小心,任憑妳學問再好,一個學年過去,課本重新翻開,第二課依舊是《師說》……

於是妳驚恐的逃走,人生的志願表上,「教師」被打了個大叉。

妳還記得嗎?十七歲時,妳的夢想是要初戀男友F愛妳一輩子。

相關文章

F現在已經結婚了,生了兩個孩子,一男一女,上回和他連絡時,他滿口抱怨岳母嫌棄他不會賺錢,妻子非但不打圓場,還跟著數落他,明明每個月薪水如數交回家,通通變成孩子的奶粉尿布幼兒園學費,但孩子只黏媽媽,看到他就怕……最後他也累了,他開始睡在店裡,簡陋一點又何妨,晚上有蟑螂老鼠又何妨,老鼠不過吱吱叫,好過回家聽老婆大吼大叫。

妳不是不理解他的苦處,卻忍不住慶幸自己嫁的不是他,十七歲的夢想變成一個笑話,妳謝天謝地,甚至謝謝他毀了妳的夢想,卻放過了妳的人生。

妳還記得嗎?二十七歲,妳的十年前,也就是我的現在,夢想是擁有一份能賺錢、但不會讓我不快樂的的工作。

我真的明白人是需要做適當妥協的,只是柔軟度還嫌不夠,為五斗米而下腰可勉力而為,為五斗米而折腰可能會肚破腸流,於是總有些時候,面對非做不可的工作,一邊辛苦一邊不甘願,委屈和勞累相乘,結果不爽趨近於無限大。

這樣的煩惱在妳的眼中,一定很蠢吧?說不定妳早就找到平衡點,像走在鋼索上的特技表演者,如魚得水的在那條細如繩索的界線上翻跟斗,還搖搖頭覺得我真是笨得可以,對吧?

妳還在煩惱嗎?三十七歲的妳,未完成的夢想是甚麼?
是希望孩子數學不要再考不及格、是希望老公別再忘記結婚紀念日、還是希望中樂透然後退休?
夢想是一種動力,但當妳努力半天卻沒看到成果時,難免受傷失落、甚至憤怒委曲。

可是,又有甚麼關係呢?

那麼多妳以前認為的美夢,都成為妳後來避之唯恐不及的惡夢,可見有些夢想,不過是階段性的執著,完成了很好,沒完成也沒關係,反正妳還有妳自己,只要有妳自己,那麼,就永遠都有夢。

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fangwoman
FACEBOK:http://www.facebook.com/fangwoman0513

Advertisement
密絲飄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