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是不想看鏡頭的表情啊…

Share

文/洋蔥

說到抓姦,我不知道我這段荒謬戀情的結尾可不可以談得上是抓姦,還是不過是以一個戲劇化的方式讓我大夢初醒而已。直到今天,偶爾回想起去年韓流來襲最冷的那一天,心裡還是不免一顫。

我和他都在教育圈工作,生活單純,但是分隔兩地,台灣頭到台灣尾的距離,我任憑自己的天真和簡單成就了這段看似成熟踏實的遠距離,以為我們終究會有個美好結局。就在那個星期天早上,我一樣在異鄉的租屋處,一個人起床,一個人用了早餐看了早報,然後如同以往地打開了MSN。跳出的視窗是一個去美國短期工作的前同事,她也是我和我前男友的共同朋友。她問:「最近還好嗎?」當然,能有什麼壞事呢?我一直以為這樣平淡無波就是最好的事了。閒聊了一下,她又問:「你跟他還在一起嗎?」這當然!我告訴她:「我們很穩定呢!」她是看著我們在一起,過去常常一起出去吃喝玩樂的班底,怎會這麼不識相的問我這些話?但是,一陣靜默之後,她說,天啊,真的假的?!他怎麼可以這麼可惡啊???

時間凝結了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我多希望這是個玩笑,當時。多麼希望她緊接著說,哈,騙你的啦,你改天跟他來來美國找我吧!然後,那天早上會跟所有的星期天早上一樣平常,只是比較冷而已。但是,我很快就從這位人在異國的朋友口中得知,他早就帶著新的女人到處參加聚會,甚至是兩天一夜的活動,而同時,我竟然完全沒有察覺,我在遙遠的另一個城市完全不知道自己早就被取代了、被利用了。前一天的我還問他,你穿U牌格子襯衫好好看呢,看要不要再買一件啊?要紅格的還是紫格啊?他說:我不貪心噢!

前同事傳了一張照片給我,她說,你要保重啊!

是他摟著新女友的照片。

他笑得好討厭,很邪惡的感覺,我端詳那照片好久、好久,無法連結那個我曾經以為最熟悉的臉孔,在那五官中我找不到一絲熟悉的感覺。那個我以為成熟穩重專情的高中老師,成天禮義廉恥掛嘴邊頭頭是道的他,不過就是個道貌岸然的騙子而已。

我打給他,很平常地閒聊了一下,然後問:有沒有什麼事要告訴我啊?他笑說,哪有什麼事啊。我說,那我等一下把襯衫的DM照片傳給你看,你看看再告訴我你覺得如何喔!

「好啊!」

我把那張他笑得很猥褻,而她嬌羞靠在他懷裡的照片傳了過去,問他:你覺得這張怎麼樣?

幾分鐘後他傳回:不想看鏡頭的表情啊。

又說,你不是早就提分手了?
……

我不知道他當下是以怎樣的邏輯,怎麼想出這些話的,不知道,而我也不想去想了。只是,忽然有種超現實的感覺,一切和我最習以為常,以為理所當然的秩序脫節了。原來,被背叛這麼直接、簡單地就發生了,沒有什麼八點檔裡面驚心動魄灑狗血的場面,沒有謾罵沒有叫囂,我逼自己用最快的速度認清這一切,然後負傷爬著、拖行著逃出了這段戀情,經歷了失戀者都經歷的創痛,被拋棄被欺騙的憤怒不甘心,幾個月內,我一點一點地把傷痛自體消化完畢。

這段過往,成為我生命經驗中最荒謬好笑的一段,有時候拿出來自嘲,有時候拿出來檢討,有時候還是得療一下內傷,因為這些經驗沒有我想像中那樣快地不痛不癢了。只是,從別人口中得到的真相,最芭樂的肥皂劇劇情,其實是見證了人生中某些最真實殘酷的一幕;當自己成為其中的一角,愛情青紅燈措手不及地上映時,好像來不及反應也只能這樣面對了。然後,痛過之後擦擦眼淚,期待自己,下次別傻了。

Advertisement
洋蔥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