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永遠來的容易,卻也走的很快

文/ J. Lin, the Phoenix.

這並不是特殊的抓姦經驗,他一直是個非常不擅於說謊,也不常說謊的好對象。
但對我來說,它千真萬確的還在痛著。

請容許我把這段感情的始末也交代清楚,這可能會占據過多的字數,但是我會盡力的把我對他以及這段關係的付出與受到的傷害用最少的文字敘說。

在一起的第一年,他畫了再三年事業較穩定後就結婚的藍圖,一開始不是很認真的我,就這樣輕易的被感動了。然後我們同居,一起存錢,一起規劃每一次的旅行,一起渡過所有的苦與甜。
 
因為他屬於藝術工作者,自始至終,我的公務員父母都一直極力的反對;當時的我,拼了命的不在乎他們對我的過度關心,以及拼了命的想推翻他們對於他的種種不屑。也因此,我與愛我的父母,產生了許多次撕破臉的關係破裂。我說服了自己,他們越不看好,我越要堅持的維護這段感情。

今年二月,他參加了公司的員工旅遊,去了泰國五天;回來時,我開心的迎接他,他卻告訴我,他不想結婚了;對於我們的未來,他完完全全的動搖了;我掩飾住心底的不安,我相信他只是一時之間因為工作的不順而改變心意,我知道我可以慢慢的讓他再相信婚姻。我笑中帶淚的告訴他:那我們就不要結婚了吧!心裡面卻暗自擔心著,該怎麼改變他。

但也是在這次他的泰國員工旅遊後,開始了他一連串的夜歸,與同事下班後的聚會、郊遊,手機也常常找不到人。我有抱怨,但卻沒多想;雖然從前他是個一下班就會帶著晚餐回到家中與我一起用餐的體貼情人。我一直相信他,也相信他的同事們,都知道我的存在,我們的感情,並不會輕易的被同事之間正常的聚會而破壞。

過了一個月,我們期待了一年的峇里島旅行終於來臨,我刻意忽視了我們之間因為他的改變而產生的裂痕,只因為我以為這一趟的旅行,一定可以讓他重拾對這段感情的熱情。而我們的六天之行,也進行的非常的甜蜜,照了數千張的照片,在電腦裡,在我心裡,都是我難以刪除卻也不再勇於懷念的一段旅程。

回國後的第四天,他又一次的與同事聚會到半夜;這次我再也忍不住,其實我只是隨口問問,沒有想過會得到這樣的回答。我說:「你是不是有喜歡的同事?」他的回答非常的誠實、簡短卻刺痛了我,他說:「對。」

我揍他,瘋狂的搥著他的胸膛他的心臟,我狂奔到陽台,我並沒有任何衝動想做傻事,我只是想離開有他的地方,我需要呼吸,我需要冷靜。但他追了出來,怕我就這樣跳下去吧我想,他硬把我拉了進去。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想多了解這個女生,他也把照片都翻了出來,並告訴我,她已經有了男朋友,不會給他機會;他抱著我要我原諒他,我相信是我當時的
歇斯底里讓他慌張,才會脫口而出的道歉。因為一直到分手的那天,他還告訴我,他從來不覺得他哪裡對不起我。

他只要求要搬回他原本的住處,一開始我不肯,因為我極度的害怕;當我們住在同個屋簷下,他就喜歡上了另一個女孩,分開住的生活,我無法想像。

我試著原諒不多想,每天他下班,我卻又無法忍住一整天的猜忌而與他起口角;最後終於把他也把自己逼到了牆角。我無法再與他同住,我知道必須讓他走,至少讓他搬走吧!我以為這是一個契機,讓他冷靜後重新愛上我的唯一機會。但是,一切都是我心裡的美好聲音作祟。他已經無法回頭。

他搬走了,不再打電話與我交談或分享,不再回覆我苦苦思念的訊息,不探望我,除了一起參與共通朋友的聚會,我似乎不再有他的消息,我的痛苦正式開始。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