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空降木蘭飛彈,阿兵哥靠邊閃

文/亞美將

前陣子新聞台有特地播報出軍中女大兵的新聞,當時頗令我驚訝的,但驚訝之餘我站在女性的角度想著她用了哪牌子的防曬和晚上會不會敷面膜,當下立即讓我想起曾經看過的《木蘭少女》音樂劇與小時候常看港片的人應該不會錯過飛虎隊、霸王花系列香港電影。

每次看到飛虎隊英勇出任務的姿態都覺得他們真是帥慘了,然而霸王花裡面我最喜歡的就是胡慧中,因為她又漂亮又是隊長,重點是身手不凡令人稱羨,那時候便夢想著:「哪天有機會我也要出任務!」

在大家的認知裡,軍中就是枯燥乏味以及條列式無趣感,然而《木蘭少女》這部舞台音樂劇對白台詞充滿了詼諧逗趣,它就是在說古早時『代父從軍』花木蘭小姐的故事,以前光聽故事裡都說她為了老爸去從軍,好像是一個很孝順又Man又勇猛的女子,好似她能以一擋百似的,但這部《木蘭少女》顛覆了大家既定印象,誰知道她搞不好每天都在一哭二鬧三上吊在千百般不願意的情況下才去從軍?又或者她可能是一個花癡,幻想可以每天看軍中男人們的肉體為樂趣?

話說我也是像她一樣,咳,我是指女兒身當男人用。

什麼意思呢?

就是以前跟阿嬤一起生活,每次跟去菜市場,我都會提好幾公斤的菜,甚至最高紀錄我還從二樓扛空瓦斯桶下樓過,另外以前為了要掩飾明顯的女性特徵,我還會故意裝man,甚至不敢穿太合身的衣服,只因深怕招來異樣眼光,假如活在木蘭那個年代,在外型與體力都得到肯定,或許我也必須要代替老爸去從軍吧,不過在這齣《木蘭少女》裡頭,要不是老爸老了、姐姐懷孕、弟弟成天就只會玩洋娃娃,木蘭根本一點也不想代父從軍啊。

這齣《木蘭少女》舞台劇中的木蘭一個可愛的少女,她在軍中叫木男,且又必須偽裝成男人在軍中生活樣子,就連聲音與講話的語調都要做改變才能融入團體,這讓我想起以前年輕的時候在PUB打工的那段日子,因為我必須要用著別人的名字在某個環境下生活,但我根本不習慣那個名字,別人喊我喊了老半天,我卻不知道別人正在叫我的尷尬情況,我在想假如軍中的班長叫了老半天木男,木蘭會恍神嗎?還是會暗自在心裡笑班長叫她名字時像大舌頭?

不少人只想選擇與他人不同領域志向而顯得自己能夠接受更多挑戰,這其實是一個好現象,以前女生不用當兵,近幾年居然發現有女生自願去當兵的現象,現在時代不同啦,不少女生開始選擇以往象徵男性較多的單位就職,例如軍人、消防員、警察甚至有汽車維修員…等,以前這些職業幾乎很少看過有女性,當然,也有很多男性選擇去當護士、美容師、彩粧師甚至還有指甲彩繪師…等行列。

但我很好奇她們進入軍中到底可以帶什麼進去,會不會像出國一樣,會在紙上列清單明細出來,因為女生真的很麻煩,但很多原因又都是不得已,除了我們要應付複雜的內心戲情緒外,我們所使用的生活用品也可不簡單。

不只感冒藥有兩種,這世界上有些東西在面臨了一些狀況也只有兩種。

情緒:上戰場心態很強硬,私下見心儀的人放低姿態,兩種。
衛生棉:日用、夜用,兩種。
化妝品:日霜、夜霜,兩種。
近視:隱形眼鏡、眼鏡,兩種。
洗髮精:洗髮、潤絲,兩種。
外用貼布:痠痛貼布、面膜,兩種。

最終我個人覺得再怎麼樣都要攜帶一罐『再靠近一點』產品才能安心入睡。

其實我有想過一些關於這些現代木蘭們的問題,以目前來說,科技那麼發達,當木蘭在洗澡的時候,她會不會緊張被偷拍?假如木蘭生理期報到,嚴重貧血,她能夠負荷的了那些劇烈的訓練嗎?如果木蘭這麼認真的報效國家最後還面臨兵變,她會不會兼痛哭流涕且手抖到不行刺槍?

不過這很難說啊,要是木蘭生長在這個年代,男朋友知道她去當兵,我覺得反而是男朋友要擔心她才對呢,因為她的選擇變多了,也許她會因為撿個肥皂就跟哪個同梯的人看對眼了,所以到底是誰兵變誰都還說得太早了呢。

換個角度想,其實應該還滿多女生羨慕木蘭的際遇啊,是吧!?(旁白:應該只有妳吧)
 

Tags : 女人心事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