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也不想當草莓族

文/ Rainbow

第一份工作,說來丟人,只做了一個禮拜。

以努力堅持想補足經驗不足的七年級,從不自我放棄,但卻被老闆的一句「不適任」推落無盡深淵之中。

有苦說不出的新鮮人,只看到情緒控管的低下的老闆,聽到的卻是所謂老闆階級的五年級們,左一句:「你X媽的滾回家吃X吧!」,右一句:「請問你是哪根蔥?他X的在這裡說話?」,新鮮人第一天報到,我不否認除去那些髒字背後的責備,是因為自己社會經驗不足才造成的缺失,但老闆們是否能稍稍檢討自己的不是?大動肝火爆粗口的背後,是不是該冷靜想想如何才能繼續工作的下一步,而不是戲劇性的爆粗口後,留下一堆傻眼不知如何應對的我們…

對於初出社會的新鮮人,可以做到的事也全在瞬間縮了回去,不管做什麼都會引來一連串髒字的漫罵,害怕與不安使得做起事來綁手綁腳,害怕每一步是不是又會遭到老闆無情的漫罵,台上的髒字與怒氣,台下的新鮮人發抖與委屈,是許多五年級老闆看不見的。

第二份工作,是個小小的醫療公關,每天做的事是幫整形醫生寫部落格,在奇X知識+寫些虛構的文章:

「我去XX整形醫生那裡做過XX手術,整個效果很好!很驚人耶!」
「我推薦你去愛XX診所做微整形,我之前去過,整個緊緻去皺效果都很棒耶!」

實際上卻是整形診所的負面消息層出不窮,而我們卻要在網路上發布一連串的違心之論。

以文章種類來說,我已經在一個月內做過削骨、隆鼻、抽脂、縮鼻翼、肉毒桿菌與玻尿酸,捏造的文章寫得我道德感盡失;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發的老闆的脾氣。

因為員工全都是女性,而且辦公室就在老闆家中一角,於是老闆每天穿著性感睡衣在員工面前走來走去,時不時露出她的性感老溝,那畫面還可以閉眼不看,但是老闆那說來就來的脾氣,才是真正震懾人的地方。

「妳寫這什麼文章,狗屁不通!氣到我昨天一整晚睡不著!」
「老闆我就是這樣,脾氣比較不好,皮給我繃緊一點!」

拍桌加上怒吼,脾氣不好並不是員工應該承受的,新鮮人皮繃再怎麼緊,也沒有老闆瘋狂打肉毒桿菌的皮來的緊。

新鮮人的自卑感總是這樣,這些脾氣吃苦耐勞的新鮮人都能接受,但就因為一句老闆的不適任,只能說離職就離職 沒有任何法律保障;辛勤工作了快一個月,每天工作十數個小時,實領的薪水卻不到兩萬,一切只能往肚裡吞,接受這一切。

畢業的這五個月,換了兩個工作,也讓我知道了自身的不足。
高流動率的廣告業,我不怕吃苦我不怕磨練,現在台灣政治走向民主化,學校教育走向民主化,主管就應該學習新的管理模式。權威式管理受到挑戰,不是六、七年級員工有問題,為什麼不給我們機會?若是連新鮮人都覺得自己是草莓族了,還有誰能使新鮮人堅強有自信?

現在新鮮人行情差,不管工作再怎麼苦,薪水再怎麼低都願意接受,卻很少新鮮人了解,那是應有的權利。不合理的加班時數,不合法的試用期制,有誰真的為我們著想了?而社會對年輕人的負面偏見加深,更讓我們失去自信,只有加倍賣力,來證明自己的價值,但其中的辛酸與疲累,從單純校園到現實社會的轉變,有哪位政客或哪些所謂社會化的「大人們」,真的關心在意的?

我相信只要別急著妖魔化新鮮人,會看見我們心中的真誠與踏實,寫這篇文章的目的,只想呼籲那些所謂的「大人們」:我們就是當年的你們!別吃掉我們的夢了!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