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慾望‧越南】之一:意想不到的新生活

Share

文/Miss J

來越南工作也好一陣子,她終於開始覺得有些樂趣了。

主要是因為剛開始實在覺得無聊,生活圈以老闆、老闆的華人友人為主,去的地方就那些、吃的東西就那幾家,連餐桌上的每道菜口味樣式都很接近。

對於在台灣生活也算過得多采多姿的她來說,真的無法忍受,於是開拓生活圈變成目前的發展重點。

她開始自己跑bar、上網交友,而這一切的努力在近期開始收成。

撇開沒興趣見面的非洲網友和法國獸醫網友,她的重點放在住胡志明的日本網友和住新加坡但可能會常來出差的德義混血網友。

和德國人見面前、在網路上相談甚歡,且先前出國前遇到的算命師說,會遇到一個高個子、嚴肅、工作能力強但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對象,所以原先計畫是將德國人當男友經營、日本人當作這邊可以常見面聊天的朋友。

(女人…不就是這樣為自己斤斤計較、打算著?)
(這故事告訴我們,對國籍或種族的刻板印象真的會影響人的判斷力)

一切計畫在週一與日本網友A見面後全部走樣,而且走樣程度越來越大。

她與他先在胡志明一家有名的夜店Q bar見面,接著他的韓國友人S出現。A就如同想像中一樣,乾乾淨淨的外表、操著一口漂亮的美國腔英文、且非常紳士;S則是個超出所有想像的怪咖,非常有錢、有點像志村健、不時會作出瘋狂的舉動。

接著先去S在Sheraton的房間(是的,他住在那裏據說四年以上了),看著他滿冰箱的大蒜精、喝著他泡的人參茶,他…的確是韓國人沒錯。

下一站是Sheraton位於23樓的bar,搭電梯上去的時候,他大聲跟電梯裡滿滿的外國朋友說,她和A剛結婚在度蜜月、而且前天晚上作了四次;電梯有個老伯失聲說「four times?」,另一個阿婆則說「only four times?」

接下來一直繞著「四次」這個關鍵字打轉,S跟每個經過的人說four times、大開蜜月的玩笑,講到她後來開始與A在舞池邊接起吻來、有種不接吻會對不起自己的感覺。

整晚一直跟著S到處換酒吧,最後一站是Apocalypse、是這個晚上的第四家夜店,S看到她和A接吻,接著S忽然消失…事後他說他是負氣離開。

但隔天S又和A要了她的電話,這筆爛帳開始越來越混亂…

Advertisement
Miss J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