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在我說願意之前

Share

文/李心潔  攝影/Chuan Looi

聽說印度是天堂和地獄的完美結合體。
聽說那裡的天堂和地獄只隔著一條巷子。
聽說在那裡你會窺見自己內心的黑暗與光明。
你必須朝著黑暗走去,抵抗恐懼走到盡頭,光明就會出現。

「我要去印度一個月。」我說。
我靜待。
「好!」你說。
我笑了。
那一刻你決定了一個人承受一切。
你常說你最喜歡我像個孩子笑起來的樣子,那是你的幸福。
你努力讓我可以保持孩子般純真的笑容,那是我的幸福。

你知道我是一隻飛翔在遼闊天空的鳥,有一個不願意被囚禁的自由靈魂。
你知道鳥是需要飛翔的,飛翔是為了讓快樂和悲傷都可以隨風而逝,讓心永遠都輕盈。

房間裡,金黃色的夕陽依附在米白色的麻布窗簾上,緩緩地穿透它細小的空隙落在原木地板上,落在大地的懷中。
我把雙手朝著光的方向延伸,停下。
雙手浴沐在柔軟的光環裡,一股平靜降臨。
到那遙遠的異國,到那天堂與地獄交錯的國度裡,尋找……
尋找甚麼?
到底內心呼喚著的是甚麼?
而它又將會帶我往那裡去?

繫上安全帶,飛機起飛,飛向一個無法預知的世界。

時差,深夜,欽奈(Chennai)機場。
推車緩緩走在擁擠的人群中,小心翼翼不在陌生的國度裡擦撞任何一個陌生的身體。
興奮湧上,終於踩在這片土地了。
旅行社的負責人出現,一個三十幾歲的男子,笑臉迎人。
推車停在一輛小型四房車前,等候已久的司機把我和佩玲的中型行李箱放在後車箱,再把阿銓的大行李箱綁在車頂上專為放行李而做的鐵架。
小車子穿梭在汽車,電單車,腳踏車,嘟嘟車,推車,行人,小孩和牛羊擁擠的狹窄馬路上。
好像只要可以行走的都可能出現在這條繁忙城市裡的馬路。也許可以找到老鼠,蟑螂和螞蟻敏捷衝過馬路或尾隨推車散步的身影。
旅行社男子開始努力的用濃濃印度口音的英文向我們解說,恨不得想在這短短的路程上馬上就讓我們全面懂得128平方公理,人口一千萬的欽奈。
一連串的解說,坐在前方的他偶爾停下,轉過頭來觀察眼前這三位才剛剛蹦出來的外國人的反應。
我喜歡這個男子的臉。他的嘴角總是上揚, 就算不說話的時候,也總是帶著淺淺的微笑,非常友善。
半個小時的交談後,發現原來這個男子並不是在微笑,而是他天生就有一張永遠微笑的臉,他並不是有意提起嘴角兩旁的肌肉讓它往上仰,而是它本來就是微笑的形狀。
好一張特別的臉孔,好像笑佛再世。

走進紗麗專賣店。
站在琳琅滿目的紗麗前,仔細挑選。
習慣了在生活裡扮演不同的角色,習慣了獨自面對悲傷而害怕別人看見自己的眼淚;習慣堅強到已經看不見自己的脆弱。
累了。
這一次,我決定卸下所有的裝飾。
紗麗一層一層裹上, 我把塞滿思緒的腦袋騰空, 把三十三年建立的標準推翻,把那真實存在過的人生經歷鎖在保險箱裡, 把累積了三十三年的沉擔卸下。
我要把一切放下。
沒有誰能阻擋我勇敢往前飛的自由,沒有甚麼道理能囚禁我無邊無際的靈魂,沒有任何生命能夠永遠依附另一個生命,沒有一種情感可以永遠保持新鮮,沒有一顆眼淚能夠不被風乾,沒有一個笑容能永遠留在臉上,沒有真實的你,也沒有虛假的我。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慢慢變成另一個自己。
凝視著那個陌生的自己,乾淨的臉孔,心裡特別平靜。

本文出自《在我說願意之前》/大塊文化

Advertisement
李心潔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