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小狼狗的傷心酒店

文/段奕倫 插畫 T-bone

亞當是哥兒們眼中「新好男人」的典範,下班回家後,煮飯、拖地、洗衣服都是他一人包辦,老婆大人只要一句話,亞當絕不敢吭一聲。亞當平時除了跟哥兒們打打高爾夫球,甚少會有時間跟大夥出來玩。有一天,收到一封亞當的簡訊,居然是約大夥一起上酒店,原來平時溫文儒雅的亞當也有不為人知的一面。

既然亞當好不容易獲得女王的許可,大夥當然義不容辭要帶「乖寶寶」狂歡一場。誰知才踏進酒店,亞當像被附身似的完全變了一個人,原來他不但是識途老馬,在酒店界更是赫赫有名。媽媽桑一見亞當,畢恭畢敬的上前熱絡招呼。一夥人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聽到亞當海派的對媽媽桑說:「有什麼好的小姐全部叫來!今天帶朋友來,可不能丟我的臉。」

眼前的情景看得大夥目瞪口呆,媽媽桑一面忙著跟亞當寒暄,一面使喚少爺們忙進忙出,一下子遞毛巾又是遞茶水。亞當則是滿臉得意的像個闊爺大剌剌的坐在沙發上,滿手鈔票見一個發一張,弄得少爺與小姐心花怒放。小姐們一進場後,前仆後繼的把亞當圍得團團轉,只見亞當活像個皇帝似的在酒池肉林中玩得不亦樂乎。

我忍不住說:「操!我們怎麼從來不知道你有這種癖好?而且你根本是常客呀!」

亞當身邊的小姐嬌滴滴的說:「陳大哥可是我們這兒的老客人,每個月一定都會來看我們的喔!」

我說:「你每個月都來?你不怕老婆知道嗎?」

亞當得意地說:「安啦!」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一時還無法回過神來,因為大夥不敢置信眼前這位窮極奢侈的大爺就是大家心中的好男人。

整晚下來,亞當老神在在的享受著小姐們的服侍,一下子命令小姐餵水果,一下子又要小姐倒酒、擦臉、唱歌表演。我看著亞當裸著上半身,揮舞著上衣在桌上瘋狂跳豔舞,不免問道:「喂!你老婆要是知道你在這裡,你還能活著回家嗎?」

亞當低下頭細聲地說:「放心啦!偷偷跟你說,我老婆以為我壓力大,去看心理醫生了!」

我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可憐的小狼狗的另類心理治療。」

亞當的故事當然不是為男人上酒店找藉口,但是當個好男人的心酸與壓力要說給誰聽?如今男人不但要面臨社會上的競爭,在男女關係中也越來越弱勢,如果真是男女平等的時代,為何很多女人還是把責任與義務推給男人?常聽到女人說:「你賺的錢養家,我賺的錢要自己留著」或「結婚後我不做事,但每個月要給我3萬塊零用錢」或「房子的名字是我的,貸款由你付」。

俗話說有錢的是老大,誰不想賺大錢、處處有人服侍呢?女人若想當女王,當然要負起養小狼狗的責任。男人心知肚明不是人人都當得了大男人,大多數只能當個認命的小狼狗,但如果最後落得與亞當一樣當個沒錢拿、還得付錢的小狼狗,也只能仰頭問天理何在?

本文轉載自:明周時尚 每隔周四出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