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沒有愛情的婚姻

Share

文/愛白網

在中國大陸有超過兩千萬的活躍男同性戀者,其中的百分之八十是已婚或最終將與異性戀的女性結婚。

在中國大陸與男同性戀者結婚的女性感染艾滋病毒的風險更高,因為她們的丈夫屬于最高風險的人群之一。據2009年中國衛生部發布的數據,在中國大陸的所有HIV感染者中,有32%的人是通過同性性行為感染。

在中國大陸,許多與男同性戀者結婚的妻子時常遭受嚴重的家庭暴力,一些男同性戀者因為不能過真實生活而感到沮喪,並把自己的妻子作為情緒發洩對象。

以上是新華社11月15日在一篇英文報道中引用的張北川、劉達臨等幾位專家、學者的介紹和看法,標題大意為《中國的男同性戀者們沒有愛情的婚姻》的這篇報道講述了幾位男同性戀者的妻子的經歷。

報道中的人物之一是58歲的曉雙。曉雙在十幾年前發現丈夫是同性戀者之後,只能選擇離婚。曉雙說,她的丈夫從來沒有在她痛苦時給予安慰,也從未對她柔情蜜語,二十多年裡從來沒有吻過她,但她還是不能對兒子說出父親是同性戀者的真相,盡管兒子將家庭破裂的責任歸咎于母親。在中國大陸,曉雙只是與男同性戀者結婚的大約1600萬個女性之一。

※痛苦的離婚

28歲的小米居住在北京,她在電子郵件中發現了丈夫寫給其他男人的情書,丈夫隨後搬出了家。小米曾希望聽到丈夫否認自己是同性戀者,但他承認了。
34歲的丈夫對小米發誓要改變、要停止同性戀交往。小米說:「每一個男同性戀者的妻子都以為自己的丈夫與其他男同性戀者不同,我曾抱著一線希望認為他會改變」。

小米與丈夫又住到了一起,但他們婚姻從此發生了變化。每當丈夫晚歸,小米就會起疑心;在銀行賬戶和財產方面,丈夫也不再信任小米。

一個月之後,小米的疑慮得到了證實。在丈夫的手機短信中,小米發現,丈夫在對她作出承諾之後,仍然頻繁與其他男同性戀者見面。小米撕掉了家裡牆上的結婚照,要丈夫搬出去,她下了決心要離婚。

小米說:「這樣子結束婚姻是最糟糕的。如果是一段正常婚姻的終結,至少雙方還曾經互相愛過,但我的婚姻只是一個謊言”。畢業于中國一所知名醫學院的小米,在就學期間從未聽說過同性戀的事,她說:“我想讓人們知道我的故事,以免他人犯同樣的錯誤」。

※離婚的矛盾

28歲的淑雲也是一位男同性戀者的妻子。關于離婚,淑雲認為「世界很復雜,每一個妻子都有自己的顧慮」。

有些男同性戀者的妻子很愛自己的丈夫,有些則因為沒有工作而必須依靠丈夫生活,還有人擔心離婚會傷害到孩子。淑雲曾在網上聊天室裡跟許多同性戀者的妻子分享心事。

淑雲不願意跟丈夫離婚,她覺得那會使對方的父母傷心,他們對她很好。淑雲說:「他們認為我是能讓他們的兒子改變成異性戀的最後希望,我並不相信這一點,可我不想讓他們的希望破滅」。

跟許多人相比,小米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因為她還年輕、美貌,也沒有孩子,並且是在結婚的九個月後就發現了丈夫的秘密,與一些經過多年才發現真相的妻子相比,這算是很短的時間。離婚並非那麼容易,小米想得到補償,但據有關專家介紹,按照中國的婚姻法,同性戀的丈夫不屬于過失者。

※失去的生活

結婚已有20多年的張明被人認為是一位模範丈夫,他承擔了大部分的家務事,精心照料著女兒,也跟妻子一起去散步和遊泳。

張明在50歲時向妻子說明了自己的真實性傾向。令張明驚訝的是,妻子當時說:“真有你的,這麼多年來你跟我結婚在一起,一定很艱難”。

但妻子不願對他人公開丈夫的性傾向,妻子認為這樣做不論對丈夫、對女兒、對父母還是對她自己都不公平。妻子對張明說:「你是一個完美的丈夫,除了這一點。如果你想離婚,我尊重你。」

張明則回答說:「我會好好對你,會好好照料這個家」。有一次從東北老家去北京時,張明看到一些年輕的同性戀者在一起聊天、看電影或在一起娛樂,他感到羨慕,羨慕他們沒有隱秘的真實生活。

盡管許多年輕人很快樂,但隱瞞真相而結婚的陰影仍然存在于年輕一代的許多人中,例如一位姓王的男子。小王患上了抑鬱症和失眠,他感到身心疲憊。

盡管小王告訴母親,他對女孩不感興趣,母親還是為他安排了一次又一次的相親,母親依然相信他在結婚後會發生改變。

小王說:「我是同性戀,但我剛同意了作一個女孩的男友,我對她毫無感覺」。

(愛白網據11月15日新華社英文報道,文中人名均為音譯。轉載請注明出處「愛白網」)

Advertisement
愛白網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