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可有可無的男人

文╱貝莉

我這人很念舊,刀子嘴、豆腐心,看起來很難相處,但一旦認定了,就很難放棄。戀愛如是,交友也是,工作也是。

我在朋友這塊更是比戀愛有耐性多了,但有時候,也是有忍不住想跟朋友分手的時候。

通常我會分手的理由只有一個「愛自己」。
愛自己有什麼不好呢?一定很多人說,電視上不是常鼓吹女生要愛自己,不要讓自己受傷,不要為了愛奉獻一切,但親愛的朋友,什麼事情都是有額度的。

戀愛的付出有額度,但愛自己也是要有限度,不是說你是公主病,但每次見到大家都要說自己多可憐、社會對你多不公平,但大家都看見你面貌姣好、工作不差,或許生活有點小小缺陷,可是社會版上的人都比你可憐八百萬倍時,就讓人對這種愛自己敬謝不敏。

當然這樣的人,在戀人中也不是沒有,特別我這麼愛獨立、不太會管人的男人,可是有時候最後竟會變成陳珊妮的歌〈四季〉所唱的──

你像夏天只愛自己,我卻等你一個四季。

是的,我就遇過這種太愛自己的男人,愛到我不禁懷疑他的生活裡有我嗎?我的存在是有必要的嗎?

只要去跟哥們打牌、打球這類的事情一定記得比誰都清楚,我請他幫我買東西、來家裡幫我換燈泡修馬桶,他不是剛好忘記就是正好沒空。
我問他想去哪,他說想不出來只想在家,我問他餓了要吃啥,他說他不想吃晚餐,然後半夜一點鐘卻叫我幫他煮泡麵。

到此,我真的開始想, 你真的愛我嗎?還是我錯了太早跟你說我愛你,太早表達與你在一起很幸福。

我是那種,一旦喜歡上就會完全投入的人,我想要燃燒式的對對方很好,當然有時候會任性、鬧脾氣、陰晴不定,只是我喜歡確定被愛。就算是牽手、擁抱、眼神,但愛很重要,我就是喜歡赤名莉香般的「八人份的愛」。

可是遇到只愛自己的男人,我就沒輒了。
我問他要不要陪我,他說要打球;我請他早點回家,他卻打電動打到凌晨三點。
我不想太管他我不發飆,卻發現似乎沒有用。

你說男人不好嗎?
沒,他也沒啥不好,他不會以他為中心點,他很鼓勵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是常把你忘了。
他也不會管你,生活也很單純,彼此生活充滿「信任」。

但那樣的信任總是空了點什麼,也許少了相愛的火花,也許嫉妒還是一種調劑。
漸漸的,你會發現這個人可有可無。
因為──你空下來的時間可以跟好友飲酒做樂、可以做瑜伽、可以在家DVD看到爽,唯一記得的是早上通電話、晚上通電話,加起來不超過一分鐘,偶而還會陷入沉默。

那麼,有沒有這人有什麼差別呢?
你說不愛,似乎也不是;你說個性不和?拜託,都各過各的哪來個性不和。彷彿只是定期見面看電視做個愛的朋友,他是電影《風塵三俠》裡的梁家輝,偏偏你不是那個逆來順受可以一邊過著自己生活,一邊永遠癡癡等待的袁詠儀(更何況袁詠儀最後嫁給別人閃人了)。

到最後,你只發現,愛情消失的原因是可有可無。
然後你跟這男人說:「對不起,我們分手吧!」
他先一愣,之後說好。
最後沒多久,他可能會傳封簡訊問你說:「我哪裡做的不好?」

你就拿著手機發了好久的獃,其實也沒啥不好,只是可有可無罷了。
那些曾經埋怨、生氣、憤怒、鬧過脾氣的缺點,完全已經淡到連愛都沒有了。

貝莉的facebook

Tags : hot issue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