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四人遊

文╱密絲飄

我和Neo穩定交往的時後,跟他的死黨阿進也混得很熟。
   
Neo和阿進高中時就挺要好,大學恰好考上同一間,雖然不同系,但一起在外租屋當了幾年室友,交情好到不言可喻,用最適切的方式形容兩人交情,就是「他們是彼此的伴郎不二人選」。

阿進看起來,就是那種看起來中規中矩的男生,略嫌無聊,但絕不會使人難堪或麻煩。問他吃什麼,他說「都好」,問他唱歌或看電影,他也說「都好」,隨和之外,更不會講類似「妳看妳男友對妳多好,妳要好好把握」這種自以為幽默但根本是諷刺的話,是以我對他印象一直不壞。

然後有一次,當我跟我的朋友A女在外頭逛街時,Neo來找我,阿進也跟著他一起來,四個人吃了一頓飯,過沒幾天,A女突然告訴我,阿進在追她。

「妳覺得阿進怎麼樣?」A女問我。

怎麼樣?呃,老實說,問倒我了。
我跟阿進見到面時會打屁聊天、一起吃飯時Neo離席去上廁所也不至於沒有話講而尷尬、通訊錄裡有對方的電話號碼(是因為Neo曾經拿我電話撥給阿進,後來阿進找不到Neo也會撥我電話,不是我們會私下聊天),要說不熟,好像有點太不盡人情;可是我每次見到阿進,Neo一定在場,永遠都是不著邊際的打屁,他們兩個要有什麼男人真心話要講,也不會三八到當著我的面高談闊論,換言之,我其實一點都不了解他。

「他家是做生意的,好像還有一個弟弟吧。」我決定挑事實講。所謂事實,就是千真萬確發生的事,而非我的感覺或猜測。「他好像打算考公職,最近在補習高補考的事。」
「哇喔,這麼上進。」A女說。

兩週後,她們交往了。
我本來是樂見其成的。

這畢竟不是我介紹,是他們自己看對眼,所以我並沒有什麼壓力。而情侶在一起,過了前半年的蜜月期,後來是會遇到瓶頸的,就是兩個人膩在一起很無聊、分開行動又好像失去了在一起的意義。我跟Neo當時就卡在這個瓶頸上,所以阿進和A女交往,莫名的對我們是件好事,我們總是四個人一起行動,打保齡球、打撞球,我和Neo一組、A女和阿進一組——基本上這等於就是那兩個男生在打球,我和A女永遠是洗溝進洞組,最後乾脆窩在旁邊聊天,連站起來做個樣子扔個洗溝球都懶了,假日都是這麼打發的。

然後有一天,這些活動突然停止了,Neo告訴我:「他們分手了」。

毫無預警。

後來A女告訴我,分手的原因,是因為阿進有奇怪的性癖好。

「他喜歡情趣用品,而且那些東西他都還跟他前女友用過。」A女說,我只有瞠目結舌的份,因為說真的,我並不知道換個女友是否也該換個跳蛋才叫衛生,這方面的知識我完全欠奉。

Tags : hot issue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