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要隨便敲邊鼓

文/萊姆

我是一個隨性到偶而會有點白目的人。

我的朋友幾乎沒有參與到我的戀愛,但我曾在朋友的戀愛中軋一個不小的角色。

高中時學校搞了個啦啦隊比賽,因為班導好勝,我們班是唯一一個有請教練指導的班級。老師請來的教練是某專校的啦啦隊隊長,和我們這群高中生的年齡差別不大。

練習過程中,教練和我以及女性友人A走的頗近,教練喜歡A,但A已經有男朋友了。

一次大家外出吃飯時聊到,我很白目的隨口說了一句:「死會也可以活標呀!」

親愛的教練先生從此把這句話放在心上,對A展開了激烈攻勢。

送花、送禮、打電話,A苦笑著婉拒,教練拼命邀A去看電影,A拉我去當陪客,電影看到一半,A突然笑了出來。

因為教練握住了她的手。

後來呢?

隨著比賽結束,我們和教練理所當然的斷了聯繫,那位教練先生在追求過程中,還曾到學校的輔導室,找輔導老師談心,聊他多喜歡A但又追不到的心事。

找輔導老師這一點實在太誇張了,我由衷的慶幸,教練的學校離我的高中很遠,所以追求持續不久,不然我深怕教練會從輔導室轉移到學校屋頂嚷嚷著要跳樓。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