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男人是裸體的國王

文/劉黎兒

過去在家庭中擁有絕對權威的父親,現在則變成到處吃不開的中年男人,與家人溝通困難,遭家人瞧不起、沒人理會,墮落為「裸體的國王」,甚至自殺率偏高。日本男人真的十分孤獨、鬱卒。

 

男人在家庭中的角色愈來愈曖昧,父親與家人的溝通愈來愈困難,一來是因為過去封建秩序的喪失,二來是明明已經沒有秩序了,不過男人還是受父親權威幻影的羈絆,依然想以在上位者的立場來說服家人,於是加速家人對他們的唾棄。傳統上,日本人認為父親是一家之主,是掌舵的船長,母親則是客艙長,父親在危急之際可以下達絕對的命令來避難,而日常瑣碎的事則委諸母親。然而現在的社會,船長與乘客之間並無上下尊卑關係。

 

日本男人喪失了家庭中的地位,連男人自己都覺得這是咎由自取,因為自己長年來對家庭付出的愛情十分有限,父親所做的家事,頂多是倒垃圾、洗碗以及打掃浴室,這三項指標算是「父親的家庭愛情度」。曾經有一本男性月刊做了調查,發現約有百分之二十三的男人很自豪地表示幾乎每次都是他去倒垃圾,而二十幾歲這一代則占全體平均值的兩倍,達百分之四十六。不過半數的男人都是被妻子提醒「今天是不可燃的垃圾喔」才去倒;五、六十歲一代的男人則視自己「偶爾去倒」是理所當然的。

吃得飽飽之後去洗碗也是相當痛苦的差事,如果男人肯做的話,妻子必然相當感激。不過只有百分之六點五的男人是每次都洗,就算加上「半數以上時間會洗的」的男人合計也不過百分之二十一點六。會打掃浴室的平均比例是百分之二十八,年輕的男人是家事好學生,二十幾歲一代達百分之五十七點一。三項家事都做的「家事三冠王」,僅有百分之一的男人,而三項完全都不做的「家事三振王」則有百分之十。說到如曬衣服、打掃屋子等差事,日本男人都很沉默,五、六十歲的男人甚至覺得,讓丈夫曬衣服是「妻子之恥」。

 

~~如空氣般存在的夫妻

 

日本男人也以絕少和妻子溝通而聞名,每天和妻子談話的時間,在十分鐘以下的最多,達百分之二十點九,每天三十分鐘以下的則達半數。雖然男人自己也認為,要有真正的溝通最少要和妻子說一小時的話才行。日本男人的做愛時間也相當短,在二十幾歲時還有一小時,到了三十幾歲時僅剩四十分鐘,四十幾歲時則為三十分鐘,到了五十幾歲剩下二十分鐘左右,這還不扣除男人們稍微自吹自擂的誇大部分。

男人有強烈的意識認為「自己是為了家族而忙,為了事業、工作而打拚」,但是實際上是:事業、工作此一遊戲十分有趣,男人完全被吸引住了,因此編造「為家人」的大義名分,正當地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間。任何一個妻子開始時都會說「我並不期待如此,即使錢比現在少些,也希望能增加丈夫在家的時間」,當妻子還肯這麼說時,男人應該很有警覺地慶幸一番才是。大抵夫婦對時間想法的差距便是兩人分歧的開始,尤其是在夫婦成了不將對方視為目的的男女之後,往往不會珍惜共處的時間。

日本人常說,結婚年數變長,彼此間便會成為空氣般的存在,但即使如此,不多說話的男人還是常常因為說了一句話而傷了妻子,例如對臨盆前還在工作,拖著一身疲倦的妻子說「晚飯還沒好?」或是當妻子加班時,先回家的男人說「我可以等」,而不是問「今晚妳想吃什麼?」當女人偶爾做的菜式重複,男人就說「還是這個?」而且日本地區遼闊,因為自己生長的地區及家庭不同,所煮的味噌湯種類及濃淡有很大不同,有的男人甚至在妻子把湯端上桌的瞬間,就倒了一大把醬油,而大傷妻子的自尊。

Tags : 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