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愛情的勝負

Share

文/劉黎兒

天下大概再也沒有比日本人更愛說「勝負」兩個字了。像會名留青史的比賽叫「名勝負」,旗鼓相當是「好勝負」,關鍵性的乾坤一擲是「勝負手」,關鍵本身為「勝負所」,靠比賽維生的人是「勝負師」。女人去和本命(最真心交往)的男人幽會時,便要穿能讓對方會為之發情的「勝負內衣」,當然男人也不甘示弱而得穿「勝負的內褲」來鼓舞自己。
幾乎每一件事,都被套上「勝負」,像夏天暑氣逼人而令人萎靡不振,因而接下來便是「勝負之秋」。我自己也發現我幾乎每天都在說「勝負」,像排隊買好吃的麵包,眼看著能不能買到,不得而知,便會說:「今天吃不吃得到是勝負呢!」

古川最近十分沮喪,原來他和一位同樣是四十幾歲的友人以及其妻子見面。一個晚上,那妻子的美貌讓古川不斷嚥口水,最為刺眼的是她那纖細美麗的雙臂,令他完全不能相信和自己同齡的友人能擁有一位穿無袖連身洋裝的妻子。那妻子小友人好多歲,看來今後也會保持同樣的姿色,和已經穿起鬆緊帶褲子的自己的妻子比較起來完全是不同人種。友人之妻是懂得隨時保養自己的身材,而且生來便知道琢磨此一訣竅的女人。
古川覺得自己完全輸了。在此之前,古川一直覺得自己是勝利者,尤其是當自己一絲不苟地在與企業此一巨大的毛線球玩各種遊戲時,他投入了所有的精力,快速的升遷加強了他的自信。當時這位友人還一天到晚在泡女人,被視為落伍、跟不上、不中用,古川瞧不起他。但是那一晚,古川覺得自己比別人早幾年買的房子、早幾年升的官等都是空的、假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突然湧起這樣的念頭,想要一位燦然發光的女人,而不是鼾聲如雷的妻子。
古川對於自己人生的勝負這麼快就得出結論十分訝異,但是不僅古川,許多還不死心的日本男人最近的確開始理解、羨慕美國企業家在功成名就之後拋棄糟糠之妻,而改娶年輕貌美的「成功妻」來獎賞自己的道理。古川也懷疑這是不是中年憂鬱症,對於年輕貌美女人的嚮往或許是出於對自己年齡增長的焦慮,不過無論如何,他喪失求勝負的信心了。
比起男人,女人的勝負較為單純,女人的戰鬥或許只是今天要不要買一件有點嫌小的衣服,讓自己小小的慾望、錢包與身材自相殘殺一陣而已。

不在乎勝負才說勝負

相關文章

日本人常常愛說:「找到想輸的對象,自己就贏了。」然而人生要找到一個一定願意輸的人,談何容易。如果人生中只遇到自己想贏的對象,那又是何等淒慘的人生!每個人其實對於勝負的看法都很不相同,就像賽馬,什麼樣的馬都有人買,賽馬才告成立。
日本人每天、每年都在說「勝負」,今年是「勝負之年」,明年也是「勝負之年」,在我看來,這不過是日本人警惕自己的口頭禪罷了。而且,只要有「勝負」之心,努力過了,就算輸了也不在乎,也就是不在乎勝負時,才會說勝負的。日本人每次都說「這是一次決勝負的事」,其實大部分只是為了在精神層面下定決心而已。

日本人相信人生的運氣是有定量的,如果將運氣全花用在賭博的勝負上,則在家庭等方面便不會有運氣可言。凡是以賭博為業的人基於祈求場上勝負的運氣,因此經常有拋家棄子的覺悟,這樣便不會將關於家人的運氣用在自己的勝負上。日本男人也相信精液有「一斗二升」定量說,因此不輕易揮灑呢!或是當有氣無力、將枯未萎時,便相信自己的定量已經使用殆盡。
日本女人過去是將運氣用在男人身上,講求「男運」,只要男運好,一輩子便不愁,算是贏了全盤。不過現在女人已經知道運氣還是用在事業與金錢上才是真的,男人自然會附屬而來,最終,要靠自己的勝負才是真勝負。
日本人也相信勝負與記憶力有關係,這是因為不論是將棋的勝負師或是圍棋棋士一次可以記憶上千手棋,如果真是如此,像我這種記憶力很差的人,一開始便注定要輸掉了。想起來果然許多偉人對於自己孩提時代的記憶鉅細靡遺,我卻幾乎什麼都不記得,記得的都是不值一提的事,以致對於博學強記的人一直有嚴重的好感情結。
然而據幾位勝負師本人表示,記憶力其實是勝利的絆腳石,因為勝負對象其實是以會變化思考的人為主體,記憶則是已經發生過的事,依賴記憶往往負面居多,因為對象是活的。另外,對於經常獲勝的常勝軍來說,回到本心也是很重要的。看來我還是不成氣候的人,我對小勝利總是沾沾自喜,而且很快便忘記失敗。

從勝負解脫才建立風格

日本人甚至如芥川龍之介都覺得勝負、甚至連賭博在內都充滿神祕的威嚴。可是勝負師則反而不認為如此,因為雖然輸掉的是眼前的局面,往往人還是從長遠來看才知道自己的勝負,有時輸掉一盤,從勝負解脫,才建立自己的風格。在小勝負中反而比較容易感到神祕的威嚴,像賽馬其實是與科學無緣的遊戲,是偶然的累積,因此賭賽馬便會體驗到與神戰鬥的快感。
但是不論哪種勝負,全盤來看還是個人自己的選擇結果。像古川只對企業的職位、年收入灌溉施肥,未曾眷顧自己的妻子,結果妻子成了向下沉淪、不值一提的女人,這情形男人要負一半的責任。自己的女人不是有魅力的女人,大抵那男人也很難有什麼魅力。
美也子每天吃安眠藥睡覺,早上又喝有很多咖啡因的飲料讓自己打起精神,只要該睡的時候睡得著,該醒的時候很清醒,美也子便覺得贏了。我則只要心儀的男人多看我一眼,我也覺得這一天的勝負已經確定了。女人總是以男人能理解自己為目標,或許這點我還是像女人的!

本文出自《裸─劉黎兒的日本情色文化觀察》/本事文化

Advertisement
劉黎兒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