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張懸:流氓、小女生加上老太婆,就是我!

文/盧智芳、柯曉翔   Cheers雜誌107期

本名焦安溥的張懸有個知名的父親、前海基會祕書長焦仁和。因為如此,這個隸屬「名門之後」卻抽菸喝酒樣樣來,高二時「自行決定」休學的叛逆少女事實上還真是個「樣板」,是這個世代「做自己、逐夢去」的樣板。

不過,接觸張懸,聽她說話,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倒不是她有稜有角的一面,反而是個性底下,她看待許多人生「不得不」時展露出的清明。言談真實不做作,讓我最後實在忍不住好奇問她:「如果有一天張懸真的很『紅』了,會怎麼樣?」

「大鬧一場啊。名氣就是要用來揮霍的啊,你還有什麼理想啊堅持啊,平常大家跟你講這樣做不會賺錢的啊,全部拿來做一做啊,」她一邊大笑一邊回答。

Q:創作時,妳都在看什麼、想什麼?

我以前的創作狀態,其實是坐在這裡捕捉東西。我可能像豬籠草或捕蚊燈,蚊子多的時候,就一直啪啦啪啦響(笑)。

這幾年當了歌手,工作性質天天變,遇到的人也在變;我從捕蚊燈的狀態,變成要到處去見世面。當藝人,我珍惜的不是名氣或大家的好奇,而是很多人10年才可能遇到的人情世故,才會面對的疑惑、壓力、挫折,發張片都遇得到。有很多過程可以消化,反問自己︰「這樣就夠好了嗎?」它迫使我更了解自己看事物的眼光,以及我還能用什麼眼光看待事物。

Q:這些人情世故、商業考量,會不會帶給妳干擾?

我其實覺得我沒有紅,因為我感覺不到外界對我有什麼了不起的肯定或關注。我還是很認真等待自己創作成熟,等待自己現場表演的形式更完善。我滿腦子都在想,我要怎麼進步。

真正聽我歌的人,也不是會給我傾盆大雨型讚美的人;他們可能會矜持於自己消費或閱讀的選擇,而非瘋狂的追逐。我覺得這樣很好,大部份時間,我並沒有受到嚴重干擾,反而在過程中,可以體驗很多人情冷暖。

Q:請張懸用一句話來描述張懸。

張懸很簡單,她就是一個流氓、小女生加老太婆的綜合體。你看我所有講的話,做的事都跟這個有關,沒有別的啊。我從小到大看我自己,就只有這3個東西。

Q:最後我很好奇,妳為什麼為自己取名叫「張懸」?

「懸」其實是我寫新詩時的一個筆名。我的高中老師曾談到,我們這一代不像父母那一代有明確的生命藍圖,我們不那麼腳踏實地,我們不太受控制,有很多不確定性,但這也讓我們擁有改變社會的力量。

我們也不像下個世代,在成長過程裡,感受不到社會邏輯,不被規範,又哪來對抗?我們這個世代其實很有趣,就像懸在半空中,有個憑藉,但又不是扎根在地上。那時老師對我們說,如何在搖搖晃晃裡,不斷找到每個階段的平衡,也許才是真正的安定和自由。

我覺得這句話超有意思的!難得我沒有頂嘴的餘地,覺得很感動,就把這名字拿來,取來當紀念,永遠記得老師跟我們說的這些事。

【延伸閱讀】

伍佰:討厭主流就是我的主流

五月天:把夢變大,然後偷偷瘋狂地實現它

張惠妹v.s 阿密特:重新認識陌生又熟悉的自己

盧廣仲:如果不當創作歌手,就要改做「黑手界的巨星」

獨家專訪Wonder Girls幕後推手:光當藝人,改變不了世界

※更多精彩報導,詳見《Cheers雜誌網站》。
※本文由Cheers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