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提款機男人

文╱阿飛

我在南部唸書的時候,有四個好朋友時常混在一起。阿文是個高挑俊美又聰明的帥哥,老爸又是某大醫院的副院長,自然很受女孩子歡迎;阿傑是個風趣幽默愛耍寶的開心果,老爸居然是位德高望重的大法官,這點一直讓我們無法和平時愛耍寶的他聯想在一起;阿益是個害羞內向不太起眼的男孩子,不過他老爸是中南部某家上市公司的老闆,他身上永遠帶著大疊千元鈔的零用錢,出門開著名貴的高級跑車代步。
 
相較之下,我真的可以稱得上是非常平庸的人。
 
我們四個臭男生平時的娛樂,不是在泡沫紅茶店搭訕女生,就是在夜店裡頭玩樂,通常有阿文這個帥哥當誘餌,再加上阿傑的三寸不爛之舌與炒熱場面的功力,我們要認識女孩子幾乎是無往不利的,所以我從高中一直到入伍當兵之前的那段歲月,幾乎是在這樣沒什麼營養的生活中渡過。
 
一切都很美好,直到有次我們在咖啡廳認識了擔任吧台工作的小梅…我記得當時阿益看到小梅的時候,整個人都傻了,呆頭呆腦地稱讚她:「妳…妳‭…‬妳‭…‬這杯飲料調得真好喝。」這句話害我差點把口中的咖啡噴到他臉上。幹,你點的明明是柳橙汁啊!
 
起初,阿益只是偶爾要我們陪他去買花、買卡片、買小禮物這類的東西,漸漸地他的跑車上開始不定時會出現名牌皮包、名牌手錶、名牌飾品等等價值不菲的東西,到了後來他很認真地詢問我們送女孩子應該送什麼車款比較好的時候,我們全都認為他已經完蛋了,真的徹底地完蛋了。
 
與阿益開始交往後不久,小梅就辭去咖啡廳的吧台工作,每天沒事跟著我們到處去鬼混玩樂,不然就是去學校上課,而她的大學學費正是阿益提供的,而阿益自己大學卻根本沒讀完。小梅開始把阿益當成提款機,只要缺錢就開口要錢,阿益也從來不曾讓她失望。
 
有一陣子我甚至開始覺得當個正妹比較有前途,因為正妹可以向男人領錢。
 
之後的情況是越來越誇張了,阿益幾乎把老爸每月給他的零用錢全花在小梅身上,沒多久他就開始向我們幾個朋友借錢了,我們無論怎麼好言相勸,他都完全聽不進去,甚至有好幾次為了小梅的事情跟我們翻臉。
 
直到有一天,我開始同情起阿益了。
 
那天,我們四個正坐在紅茶店裡打發時間,阿益在哀求著阿文借給他幾千塊,好讓他可以買禮物送給小梅。而在同一時間,我和阿傑看見在對街的人行道上,小梅正與另一個男人甜蜜地手牽手逛大街,我們兩人面面相覷,思考著要不要讓阿益知道…
 
那幾年之間,阿益與小梅分分合合好多次。小梅只要每次被男人拋棄或是沒錢的時候,就會回頭來找阿益重新復合,然後有其他的男人時又會再度離去,這種爛戲碼,我們幾個朋友都已經看到麻痺了。
 
有次阿文實在氣不過,對他大罵:「不斷地付出,不斷被傷害,這樣是什麼愛情?你不過只是個可憐可悲的笨蛋而已啊!」
 
阿益只是閉上眼,然後沈思了一會兒說:「兄弟,我知道你為我好,但我沒辦法眼看著她難過啊!」
 
靠北,我們眼看著你這麼痴這麼傻也很難過啊。說真的,我媽怎麼不把我生成一個正妹呢?
 
又一次和小梅分手後,阿益笑著對我們說:「我會等她,她最後還是會回來找我的。」那次我們決定不再勸他,這是他要的愛情,他愛情中的快樂,我們永遠無法理解,也不想再去理解,只要他自己過得快樂就好。
 
隔年,小梅決定要出國留學。當然,一切費用還是阿益幫忙支付。半年後,阿益決定跟隨小梅,選擇了相同的國家去讀書,從此,他與小梅就不曾出現在我往後的人生中…
 
 
 
用物質換來的愛情,就像是炎夏中放置在桌上的食物,總是變質特別快也特別臭…

阿飛的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pages/a-fei‭/‬171536677148

 

Tags : hot issue
阿飛
身高不會再變高,但髮線卻不斷變高。曾任百貨業行銷主管、服飾品牌行銷主管及電子商務專案企劃,稱得上是滾石不生苔的代表。現在可好了,搞行銷搞成了部落客,還不知羞恥地出版了一本關於兩性的書,事實證明,人生永遠都不會照著劇本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