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男朋友的定義

Share

文/劉黎兒

我的朋友西川說:「我每天打電話給她,也和她上了床,但是她說我不是她的男朋友,那我算什麼呢?」西川二十八歲,他的女友二十三歲,結果西川發現他不過是她的「砲友」,但是西川也不像日本中年男人一樣敢於充滿自信地主張自己是她的男朋友,凡事優柔寡斷,所以發言權全握在女友手中。

怪不得阿沙子常說:「在當今二、三十歲的男人之中找不到什麼好男人」,雖然能幹如阿沙子的女人也相信有比自己更為強悍而有決斷魄力的男人是存在的,必要時才能依靠對方。

阿沙子說:「男女市場供需關係在十年前還算相當平衡,而最近則急遽失衡,放眼一看,好男人都是已婚者,才會出現第三者原本將寵愛集於一身,結果不斷上演的都是男人回到太太身邊的老戲,偶爾出現一位爭得勝利的女孩,然而那若不是女孩有絕對的魅力與活力,是喚不起男人相對的熱情的。除了已婚男人之外,日本街頭巷尾都是女性因子構成的男人,他們溫柔地為女孩拿皮包,可是連認路都委諸女孩。」

阿沙子為現在的年輕女孩叫屈,不過我覺得這些女孩毋須阿沙子為她們操心;因為年輕女孩已經不像我們那麼意識男人的存在,她們相當愛自己,而不為男人裝扮自己,也不為男人犧牲奉獻。稍微吃得開的女孩都談全方位戀愛,個個都是多情種子,有一至三位男人是常情,過去日本俗諺說:「逐二兔者,不得一兔」,但是現在的女孩都同時追逐數兔,而且每隻兔都到手。

※依功能分類的男朋友

日本人常說「結婚是愛情終點,但性愛是愛情起點」,以及「女人的愛情是與男人上過床後的藉口」,然而現在女孩即令上過床,不必也不願拿愛情當藉口,她們逢場作戲,或把異性當成處理性慾的道具,和中年歐里桑一樣高明,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泡沫經濟時代,日本女人將男友分類為開車接送的「足君」、請吃飯的「飯君」、送禮給零用錢的「貢君」。而最近十年,泡沫經濟幻滅,日本女孩們卻依然過著泡沫經濟時代的生活,享受及慾望有增無減,將男友分為本尊的「他」及砲友,「他」才算真正的男朋友,與「他」才算是在交往,她們最不喜歡男人一和自己上過床便擺出一副已是自己男朋友的模樣。

男朋友的存在與砲友涇渭分明,她們只和本尊男朋友接吻、牽手逛街,及共度聖誕夜等,而對砲友只給予手機號碼,不給住處電話號碼。她們表示所以需要砲友,往往是因為本尊男友對於性愛淡泊或是擔心得罪男友而不敢盡情、放鬆做愛。

現代女人對男人要求很高,一個男人要兼備各種魅力相當困難,所以依功能來將男友歸類,多少可以理解。像西川一樣,無法理解女友真意真情何在的男人很多,可是他們也不會逼迫女友,更不會去找情敵對決,「情敵對決」已經快成失傳的神話。有的年輕男人表示,「我看過她本尊男友的照片,大概是個玩家,她一定會被拋棄,屆時便會感受到我的存在的重要」,也就是等著自己有一天媳婦熬成婆,升格成為真正的男朋友。

奔放的女人愈來愈多,女人不再是一個男人的專屬物,妻子們也不用甘於被當家具擺在家裡。雜誌上經常有主婦告白說:「我沉溺於不倫,但也因如此我才有力氣去服侍丈夫孩子,並且維持活潑美貌。」

將來哪一天,日本的丈夫們或許也會忿忿不平地說:「我和她結婚生子,可是卻不算她的丈夫,那我算什麼呢?」是的,不僅男朋友的定義發生問題,丈夫的定義恐怕也快要發生問題,男女間的禁忌已幾乎不存在,誰也無法再安穩擁有一個頭銜。

※競爭對手反而激起熱情

過去日本男人嘲笑女人是如貓般的哺乳動物,是左腦優勢主義,不像男人是右腦優勢,而且女人的腦的構造雖較強韌,但是缺乏攻擊性,永遠在迴避危機,常反射性地遁回安全地帶 例如家庭,因此缺乏勇氣去奔向不倫。然而現在日本女人發生不倫,─根本不需勇氣,只要有誇張的自戀及慾望即可。

且過去的日本男人常很快便想獨占一個女人,要求女人有貞操的觀念,不能隨便糟蹋自己或別的男人的感情,不過現在日本男人則是知道有別的競爭對手的存在,反而更易燃燒對女人的熱情呢!

這幾年日本女孩流行肩帶裝,街頭溢滿了半裸的女人,從初春到仲秋皆如此,像是一年到頭都在發情叫春,不過日本年輕男人性慾衰退,絕少有年輕男人犯強姦案。因此女人雖然等於穿襯裙上街,其實相當自在,除了中年歐里桑吞口水外,年輕男人是不會色瞇瞇地看她們的,簡直可說無動於衷,像這樣缺乏虎威的男人,要她們承認是自己的男朋友可不容易!

本文出自《裸─劉黎兒的日本情色文化觀察》/本事文化

Advertisement
劉黎兒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