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數學家也算不出的答案

 

文/Ai

曾經有個男孩,在我十幾歲情竇初開時,問了我一句話:「你覺得永遠有多遠?」
我回答:「那你說,一個我要付出到多少,才能讓你全心全意屬於我?」
兩句話,打住了原本浪漫的氣氛,無聲的嘆息,我想我們都正計算著。

其實─我不是沒有答案,而是我不知道自己該用何種身份和心情去回答,這個在一般愛侶間,在正常不過的問題!畢竟,連很多熱戀到你儂我儂的紅男綠女,都回答不出來了,更何況是我們這種,能找到一個「志同道合」就該燒香拜佛謝謝老天爺眷顧的「幸運兒」。

那個使我從天真浪漫頓時困在怨嘆現實的男孩,我們一直以來的相處都是禮貌的,相敬如賓。總覺得就算我們在恩愛,該有的禮貌還是不可以違背,但沒想到我這樣的天真浪漫,直到他漸漸不愛我時,禮貌也就變成理所當然,一直到最後甚至變成是我一廂情願,而他就是被我迫害的良家少夫。

剛剛交往時,亦或是交往前,我們都曾仰賴一條冰冷如鋼絲的電話線,聊著彼此對於愛情的想法,甚至是希望對方能做到的事情,也曾細數著,彼此被之前的戀愛對象,傷害過留下的傷疤,更告誡彼此絕不能再重蹈覆轍的使用這賤招,去對待彼此,沒想到電話線燒斷後,這些賤招還是不斷上演!

像是,我很討厭另一半說謊,以及說謊就該被砍頭了,你還被我抓包,事情是這樣的…
 

有天問我永遠有多遠的男人,他在我與姊妹看電影,看到一半時,傳來一封簡訊,簡訊內容寫著:「親愛的,我今天要跟朋友去台中,我們想去找朋友順便逛街,我們會住在朋友家,看到簡訊後,打給我!」

看完電影之後,我馬上打了一通電話給他,並且把他簡訊裡的內容,在一五一十的跟他確認,晚上也一如往常,給我撥了通晚安電話以及發了封親密簡訊,還交代我得乖乖地等他回來,我也就乖乖的等他回來!

但就在回來的三~四天後,一個跟他很好的朋友,跟我出去逛街時,他問了我說:「你們最近有吵架嗎?」此時的我還沒有一絲頭緒,反倒覺得他怎麼這麼沒禮貌,這樣問我,不過我還是和藹的說:「沒有耶!怎麼了?」

他接著講:「他根本不是去台中找朋友,而是去散心的!」這時我的口氣從和藹變得像政府官員在質詢似的叫囂:「散什麼心?他幹麻?我沒聽他說耶?到底幹麻?快點說?」越說越激動。

他老兄才不急不徐的說:「他說跟你相處好累,跟你在一起有點不是他想像的那樣,重點是他認為,你沒像在一起前這麼可愛。」一開始,我還反覆想著自己,是不是有做過什麼讓他很累或是覺得很勉強、很配合我的事情,我發現沒有,待我回過神來,聽到他說我沒有在一起前可愛!

剎那間,我火都來了,怒吼:「是要多可愛?每天賴在他旁邊撒嬌嗎?還是我要像吃了楓糖一樣,每天講連我都覺得噁心死了的話,只為逗他開心?讓他覺得我可愛?」那老兄緊張的應答:「我也不知道,但他就是這樣說,且前幾天才傳簡訊說,好無聊想出去玩?」

但那天我明明就在他家,看著電視、吃著肯德基外帶全家餐,且那天他還問我「你覺得永遠有多遠?」甚至他還拿著他的班表,很開心的跟我分享著,他往後排定的規劃,叫我也快去排班,說要帶我去玩、帶我去吃好吃的!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