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社會菁英企業主最愛-夜總會與商務會館

文/熊叫獸


建議收入還在五位數的男性朋友跳過這章‭ ‬

「夜總會」與所謂的「商務會館」,是為了政商名流或知名成功人士為主要客群的店,又名「便服店」。體系傳承自以類似日本銀座高級酒店與早期的舞廳與酒家文化,以「營造最佳談戀愛環境」的經營方式為主。有些頂尖的店還採用會員制度,不是會員想進去也會吃閉門羹,以拒絕月收入沒有幾十上百萬卻誤以為自己進到黑店的市井小民來著。

通常這些店有一種很共通的地方,就是門面大多就像夜店常用得大大兩片門,上面可能像沙發皮椅似的裝飾卯扣與天鵝絨之類,一不小心走過還以為門裡應該是賣沙發來著。但進去後通常就類似高級的時尚夜店,有具舞池的公檯大廳與私人包廂。

除了具有設計感的裝潢與高檔家具外,大一點的包廂還會有專人彈鋼琴與私人吧檯調酒,搞得一整個很舒適,加上模特兒等級的公關伴身,整個人就像當大爺、自我感覺超良好。加上高級感的關係,讓黑白兩道擺宴作面子都喜歡找這樣的地方。

因接觸的客群身份特殊,有時會在場合之中透露些業界或公共事務的深入話題,故徵選公關的門檻也高。除了最基本的:大學學歷、模特兒背景、談吐佳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守口如瓶.不會對外界媒體爆料消費者是誰與談話內容。在這裡上班口風緊是比腿打開更重要的一件事。

很顯然的之前某周刊報導那位說溜嘴與前朝太子有過「交易」的「N小姐」應該是無法在這種地方上班的!所以即便消費不斐,這些頂級酒店依舊是有自己的市場。

穿便服,不隨便
而這裡上班的公關們為了受大人物的青睞及鞏固客源,因此也會把自己當作精品一樣投資、打扮造型上都會以時尚或特殊角色裝扮凸顯自己,這地方手腕好的公關大多會找到自己的金主或火山孝子,一暈船可能沒有砸個幾十上百萬在她身上醒不來。

熊叫獸:在這地方看到一身名牌,拎著限量包上班的酒店公關版的莎拉潔西卡派克也不要意外。因此這些店又簡稱「便服店」!

也正是這些店鎖定頂尖金字塔客戶,加上公關們都想搭上大老闆成為固定客戶或包養,所以使盡心機競爭,猶如真人實境版的宮心計與女帝劇情天天都上演。除了對內要有良好人際關係,還要常常充實自己對於國際時事與政商金融的話題敏銳度與客戶應對。

熊叫獸:有眼界且手腕好的公關,也有機會可以被大老闆慧眼相中當起特助秘書或情婦,進出政商場合成為社交名花。也算是一種另類的生涯跳板。

這裡就講一個字:「框」
這種「便服店」消費方式大多是算「框」的,也就是買公關「全場」或「半場」,先由幹部安排公關進去坐在客人旁邊,約莫10-20分鐘後,再問客人喜不喜歡,如果喜歡就「框」,也就是買「全場」,這是大型店的作法。也有一些店可以接受「小框」(4個小時)。

通常在「便服店」「全框」一個公關的價位約一萬伍起跳(是的!有更貴的!),客人不喜歡再換公關,不買全場的話就是算時間,每10分鐘一節,至於一個全場就算50節!算下來一節至少也要250元起跳。

「便服店」講求的是「感覺」,公關不會脫衣秀舞(秀舞下一章節會講到),通常客人只能摸摸小手摟摟腰,頂多摸到腿或親到嘴。

如果客人想要把奶油鹹豬手伸向三點部位,通常「便服店」公關會很有技巧的迴避或示意要更進一步就框下來出場,「便服店」公關與客人如果談好後,客人可以「框」下來,將這位公關的節數全部買下,不過,這只代表公關與客人出場而已,如果客人希望有再更進一步類似某周刊常常報導的交易,還要另外付「壓睡錢」。

一般來說,「便服店」的節數的檯費是酒店與公關拆帳,「壓睡錢」是公關個人獲得,也有酒店跟公關抽成「壓睡錢」,規矩依各店決定。

「便服店」跟其他的酒店比起來有一點不同,那就是並非每一個「便服店」公關都願意出場,就算出場後,也不是每一個出場的公關都願意「壓睡」。但相對於出場「壓睡」可以抽成的店家,也比較會推有「暗配」的公關。

由於不是每一個公關都願意出場,如果是熟客,幹部或媽媽桑一開始就會問清楚:「今天要不要『配』?」,如果客人說要,幹部或媽媽桑會叫有做出場的公關讓客人挑選,以免最後買單準備出場時發生糾紛與不愉快。

對客人而言,簡單說,要帶出場,且要全套服務,每一個環節都要付錢,從包廂費、開酒、小菜、小費、最低消費、經理訪檯費、公關包廂坐檯節數、出場節數、「壓睡錢」等,全部加起來,喝花酒加上後續交易,以四個人消費來說,一個人至少要花2~3萬跑不掉,一桌消費就十幾萬。

深喉嚨:據說有一間知名球星接受招待的便服店,標榜的就是全店公關「看的上、框的了,帶得走、睡得到」。所以即便金融海嘯也沒有影響該店的生意多少!果然這是個M字腿…不!!是M型化的社會…頂尖客群一點都不受景氣影響啊。

 

本文出自:【每個女人心中都有一間酒店–男人不敢告訴妳的酒店秘辛】/玩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