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現在的決定可以讓妳(你)勇敢到多久的以後?

Share

文/艾莉

寒流報到的當晚,跟朋友去看了一部期待已久的電影「愛情藥不藥Love & Other Drugs」,大概知道一些劇情的我,以為是可以盡情痛哭的愛情悲喜劇,但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接下的內文會有雷,如果妳(你)很介意知道劇情的話,請不要再往下看了。

我首先要說這兩位主角演的非常之好,外型登對不說,幾場關鍵的戲,不管是女主角在床第間高潮時的生理反應,還是深陷戀愛時的神情,或是男主角生平第一次要對人說出「我愛妳」時兩人的對手戲,都表現在水準之上,至於,被大家戲稱吸睛程度百分百的裸露床戲,也都順著劇情的發展,出現的非常自然,甚至可以用「可愛」來形容。
我在這裡要說的是,在愛情裡「面對現實的勇氣。」

男主角在一開始認識女主角的時候,就知道她是有病的,知道她雖然才26歲卻得了「帕金森症」,醫學院肄業的他當然知道「帕金森症」是不治之症,它是治不好的病而且只會越來越糟。但是因為她美麗大方,只要求當下的快樂、不問未來,跟遊戲人間的他一拍即合,兩人只當床伴不牽扯感情,開開心心的過了好一段日子。但是,當男人開始動情,女人立刻快刀斬亂麻,要求結束他們的關係。她的堅持很簡單:「我不想要維持長久的關係,我知道自己有病,我不想拖累任何人,我不想要跟任何人有未來。」面對這第一次的別離,男人做了一個決定,他要面對這段感情中的第一個現實:「結束遊戲人間的態度」,他要認真的開始一段關係,他要她當他的女朋友。

「女朋友」這個名詞,其實何嘗不是女人一直在逃避的呢?她當然知道「女朋友」包含了些什麼意思,於是,在她點頭答應認真交往的時候,硬要提出一些所謂的規矩:「不準過夜、不準留刮鬍刀在我家、不準帶我回家見你的父母……」這一切的規矩在兩人情感投入越來越深的時候,很自然地一一被打破。

男人的事業越來越順利,他覺得自己的人生越來越光明,他脆弱沒有自信的部分,也被女人溫柔的安撫了。明明是一個藥廠業務員,但在他某天應酬完畢回到女人家中時,卻看見了女人無藥可以控制病情的窘境。這時候的他決定要面對這段感情中,第二個現實:「女人真的是有病的。」其實我們大家都一樣,在投入一段感情之前,很多問題我們自己都早就知道了,只是自己到底願意在什麼時候去面對它而已。

於是,男人開始積極的上網找資料,帶著女人遍訪名醫,做盡各式各樣的檢查,他好像到這時候才大夢初醒,真正願意面對這段感情中最無解的問題。終於,女人從無言的配合到不願再陪著他編織幻想,幻想自己的病情,可以經由這樣反覆煩人的檢驗,而找到神蹟般的解藥。又一次女人提出了結束,女人慘白著一張臉,面無表情的說:「你不厭其煩地四處帶著我看醫生,只是因為你必須知道我的病是可以被醫好的,這樣,你才有理由可以繼續愛我。」多麼殘忍的一段話,卻又多麼真實。男人呆立在原地好一會兒,說不出一句話來,這時候女人又開口了:「先逃開的人並不可恥,你可以選擇離開的….回去後,你就把你的東西都帶走吧~」

第二次的別離,痛徹心扉。因為是真的愛上了,日子當然是不好過的。男人的行情繼續往上攀升,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升遷,即將要轉調去到芝加哥,這次是真的要永遠離開了,總在這個時候,上帝會忍不住在這種時候插上一手。男人女人在餐廳巧遇,又一次在彼此心中泛起漣漪,整理著搬家的雜物時,男人回想起了昔日的濃情蜜意,他又再一次下了一個決定:「挽回這段感情。」這是他第三次的勇敢,也是最難的一次決定。

坦白說這段劇情是最落入俗套的一段。很芭樂的飛車追逐表白戲碼,甚至連最讓我期待的男人第一句開口的懺情告白,這種日後會變成經典的句子都弱到不行。但是後面的對話卻讓滿座的戲院,充斥此起彼落的抽面紙聲…

女人:「我以後還有很多地方得去..」
男人:「妳還是可以去,但是恐怕我必須要揹著妳去…」
女人:「我不能夠要求你這麼做…」
男人:「妳不必要求…」停頓了一下之後,他又繼續說:「我不想成為一對完美無缺的伴侶,我只想要我們,妳,這樣的我們….」

於是,可以想見到最後的Happy Ending,男人放棄了高薪跟高昇的機會,回到醫學院就讀,兩人繼續快快樂樂的過日子。電影就在一片虛幻的歡樂中結束了。眼淚都還沒擦乾的我,忍不住想問:「就這樣?」

就這樣嗎?面對人生中最難的決定,編劇就打算以虛幻的happy ending來帶過嗎?他們將來的日子並不會這麼好過,也許編劇只是想給對世間男女情愛失望的大眾,多一點點溫暖跟希望。

但踏實在過著日子,在面對殘酷世界的每一個我們都知道,在愛情裡,面對現實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在初相識的一開始,我們都只想盡量延續虛幻的美好,那些早晚該面對的潛在問題,總是下意識地逃避著。畢竟,光是要做個「給它愛下去」的決定,就已經夠讓人猶豫再三了,後頭這些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可能是無解的問題,誰想要在一開始就面對?

我知道他劈腿成性,花名在外,但是我相信我自己可以忍受。
我知道她有公主病,驕縱又虛榮,但是我願意為她付出一切。
我知道他永遠闖不出什麼大事業,雖然我們家境懸殊,但是因為我愛他,我願意吃苦。
我知道她不能符合家人對我伴侶的要求,但是因為我愛她,我不在乎。
但是妳(你)現在決定要愛下去的勇氣,可以讓妳(你)勇敢到去面對現實來襲的那一天嗎?

在電影裡男人遇到的一位已經病發到第四階段,帕金森症患者的老公說:「我真的愛我老婆,但是,如果可以選擇,我不要再重來一次。」所以他以過來人的身份,勸男人說:「現在,就轉身離開吧~」因為他知道再大的勇氣,也抵抗不了那樣的摧殘與折磨。

女人也對男人說:「先逃開的人並不可恥,你可以選擇離開的..」

不肯轉身離開,除了割捨不下的情愛,也許還有著絕大部分是….我們只是不能夠面對那個,不夠為愛犧牲奉獻的自己。

但人終究最愛的是自己,現在的決定,到底可以讓自己勇敢到多久的以後呢?當現實的殘酷逼到了眼前,當眼前的愛人帶給妳(你)的已經不僅僅是幸福、開心,當一切都已經變質了,是妳(你)無力去承受與改變的。親愛的,轉身離開的人並不可恥,妳(你)當然可以選擇這樣做,只要讓他(她)知道,妳(你)真心地愛過,這樣就夠了。

P.S.為了配合藍色小藥丸威而鋼問市的史實,本片一開始就打上1996年的字樣,故事鎖定在十多年前的背景,但服裝造型卻完全沒有過時感覺的這一點,一直讓難相處的我非常的在意,但這也只是我自己莫名的堅持而已,我的朋友根本沒有發現這一點。

Advertisement
艾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