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順心、順性

 

文/大腳
 

 一個向來非常支持我同志身分的朋友有一次花了很長的對話篇幅,謹慎、委婉地跟我提到:「很多人都說,同性情誼常常都是情境式的,很可能剛好就是有一個同性讓妳很喜歡,或是身邊同性比較多,所以才…」說到最後她自己都說不下去。

很多人對於「非天生同性戀」已經有很多辯論及反駁,其中包括一些很有趣的分類:情境式的同性戀、偶發性的同性戀、金錢交易的同性戀及意念性的同性戀等,在在加深「同性戀是非自然的意識選擇行為」一概念,其實我們只要把這些語言中「同性戀」換成「異性戀」就會知道並瞭解,這些行為不只發生在同性戀者的生活中,在異性戀者的生命裡也隨時發生。這些辯論在這裡就不再多說。

我比較想談的是,在某個時間點想做某件事,為什麼需要理由?

我記得國中快畢業的時候,導師希望大家多花一些精力在讀書拚高中上面,所以跟全班同學說了一句話:「想想你們國小畢業時花了那麼多時間寫的畢業紀念冊在哪兒?」希望點醒大家,不要再浪費時間寫畢業紀念冊了。高中時參加學校的樂隊,教官跟我們說:「學樂器當然很好,不過有幾個人能以音樂維生?」如果一定要理由的話,我想當時我應該經歷了「情境式捨不得同學」與「情境式喜歡音樂」兩個症狀,不過顯然這兩個症狀並不如「情境式同性戀」來得受到矚目,因為網路上根本沒有人討論。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