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請多多疼愛她

Share

文/陶晶瑩

很多人認為我是女權主義的激進份子,從二十幾歲年少輕狂時開始罵臭男人,三十幾歲開始搜證用理辯打擊男人,甚至再廣播中與一名男性聽友達爾文脣槍舌劍地論戰,大致上來說,女人都覺得我在保護她們,而男人看我的眼神都帶著或多或少的恐懼。

我必須藉著ELLE廣大的影響力鄭重聲明:我是常替女人說話,但漸漸成熟的我也開始明白,男女本來就天生不同,男人有男人的辛苦,有令人尊敬的地方,所以,我蛻變成一個「兩性和諧主義者」。畢竟,唯有兩性和諧,人人能愛其所愛,男有分,女有歸,世界才能大同,對不對?

說了這麼多,言歸正傳,這次的專欄裡,我想請天下男人都要好好疼愛女人。

原因是近來響應粉紅絲帶防治乳癌的我,前往醫院做了一次乳房攝影檢查,臨行前一位閨中密友提醒我:「很痛,超痛,非常痛!」力經過兩次自然產的我,早已自詡為忍痛達人,能耐應該能跟不打麻醉刮骨療傷的關公比擬;不過朋友加把勁繼續恐嚇我:「那機器會把妳整顆乳房擠扁哦!很扁的那種扁哦!」

自以為幽默的我回嘴:「如果已經很扁了呢?」

朋友從牙縫裡擠出一絲痛苦:「妳真的不明白。不管大小都一樣,會被壓得很!慘!」

朋友的警告言猶在耳,我人已經站在乳房攝影室了,又一次孤零零地站在只有一台機器和我面對面的冷氣房,這是我請求男人疼愛女人的原因之一──那些瀰漫著金屬混合藥水味的冷空氣,那些面對未知的膽怯,那種面對陌生人時必須赤裸著身體的不自在,更遑論接下來慘無人道的疼痛……

護士小姐先從右邊開始,她把「它」放在一個塑膠平台上,然後開始踩她腳下的踏板,輕輕幾下,空氣幫浦開始讓上下兩個平台靠近,確定乳房位置之後,護士再踩了幾下──致命的幾下!我確定自己的胸部已經被擠扁,扁得變成一條鋪平的肉,而我的下巴必須盡量上揚,好讓乳房纖維拉得更細長,然後護士快手快腳丟下一句:「停止呼吸!」便鑽出門外,機器發出拍攝的聲音,幾秒鐘後,護士再衝進來,我大喊:「救我!」

機器一鬆開我只覺兩眼昏花、頭皮發麻冒冷汗。讓我為各位女士說明一下:假設妳的乳房,是一個時鐘,那機器便是把12點和6點擠在一起拍一張照,9點和3點擠在一起再拍一張照,左右各兩張,一共要被擠壓四次!

在女人代代相傳的傳說中,自然產是疼痛指數最高的,但前輩們忘了提醒,產後乳腺脹痛也足以致命,更沒說完的是──做完這一切天命後,還要每隔兩年來一次夾夾樂!拍完四張乳房攝影,我急忙想穿上衣服從煉獄重回人世間,不料護士說還要等一下,有可能失敗,需要重照……

在政大開幸福講座時,講師找了一位男同學躺在產檯上模擬,那位大男生光是躺下、兩腳打開,就已經嚇得半死,他說:「太沒安全感了!」那麼,男人能想像一下,女人為了照顧陰道和乳房,得獨自面對多少次冰冷器械侵入和擠壓的痛苦嗎?

請男人,多疼愛女人一些吧!

本文同步連載於:ELLE雜誌 十二月

Advertisement
陶晶瑩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