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的「超級名模生死鬥」?

Share

文╱Kerrie

對於在國外就讀傳播相關科系的我來說,能進入當地主流的電視台,就是我心目中完美的夢幻工作。

還記得當時得知自己爭取到這個工作機會的時候,曾興奮的一整晚睡不著覺。畢竟是處於好萊塢中心,美國西岸最有歷史的電視台,一想到將來身邊一起工作的都是得過獎,甚至是在好萊塢大道上星星留名的記者與主播,就覺得這輩子大概都不會有遺憾了。

不過那時候剛離開學校的我無疑是菜鳥,再加上身為亞洲人,對比週遭那些金髮碧眼的同事們,我的黑眼睛黃皮膚更是奠定了我「菜鳥中的菜鳥」這樣的身份。於是身為菜鳥中的菜鳥,不免俗的就會遇到比其他菜鳥更多的「小」狀況。

好比說班表沒得選,週末假日皆無緣。
雖說每個月我都會興高采烈的填寫期望的班表,但下個月一到我還是能在佈告欄上看見我的名字在週末以及夜班的方框裡對著我微笑。我休息的時候朋友在上班,等‭ ‬我下班了朋友也睡了,連個能一起晚餐的人都找不到。國定假日一到就要有值班的心理準備,雖然該休的假期天數不會少給,但是等到可以休假的日子,那些國定假日早就離得很遠了,根本享受不到所謂假期的感覺。

又例如說沒人想去卻又非去不可的採訪,那麼恭喜,就是我了。
這種「小」狀況最常發生在電影首映的紅地毯訪問。演員沒有大牌到可以請出資深娛樂記者,但是別家媒體都出席了我們沒去這像話嗎?‭ ‬於是小的我就只好替代出征。不過也因為時常發生等了兩三個小時還「等無人」的情況(也難怪資深記者不願意出馬),這時候就成了和攝影大哥大姐博感情聽八卦‭ ‬的最佳時機。不經意和隔壁同病相憐的其他家媒體小菜鳥對到眼,兩個人也會很有默契的相視一笑交換名字問好,然後無奈的笑著說咱們下次紅地毯再見。

但以上這些狀況都比不上不受控的來賓讓人抓狂。
舉個例子來說,因為播放著名的「超級名模生死鬥」,於是每星期節目播放的那一天,就會請來當週遭到淘汰的參賽者,在節目後的新聞時段中接受我們的訪問。某‭ ‬一週的來賓是本來在節目中就走叛逆路線的參賽者,她一抵達就試圖在禁菸的新聞室內抽菸,接著不安分的到處亂竄,高談闊論。不但身上明顯的有酒氣,還一直喊口渴,並且抱怨我們沒有提供酒精性飲品。最後因為太怕Live中她會再度失控,只好預錄播出。

即使明白這份工作一定沒有想像中的美好,但實際的差距還是嚇了我一跳。不過好在這份工作最激勵人心的就是它無窮盡的成就感,讓人想洩氣都難。

雖然現在我已經離開了我心目中的這份夢幻工作,但是這獨特的經驗總是讓我回味無窮。大部分人看見的都是螢光幕前的亮麗,疏不知在背後這是用多少人的努力才換來的。

下次節目終了出現工作人員名單時,請不要跳過。對他們來說,就是莫大的鼓勵了。

Advertisement
網友投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