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同志世界的無間道

Share

文/Lez’s meeting大腳

我想,平心而論,我是一個很幸運的女同志。

我身邊有很多非常支持我的朋友,無論是小學、中學、大學、研究所,就連工作認識的夥伴,對於我的性傾向都很支持,就算不支持,也就是默默地接受,有點像原本美國軍方對於士兵性傾向的「不問不說」政策。我的家人也是,母親、姊姊們、晚輩們,面對某些家人,我很順利地出櫃了,其他的則是對我的「沒結婚」了然於心,也識相地支持我「單身」。

身邊有如此強大的支持系統,我應該要滿足了。

常常聽到一些言論期待同志要對自己的父母多一些耐心和體諒,因為他們也有他們的壓力,但是總是會有一些媽媽的朋友(統稱「阿姨們」)真的常常讓我惱怒,遇到這些人,我都要壓抑我自己豁出去地出櫃的衝動,以達到體恤母親的目的。

像是阿姨「阿玉」,她約莫每隔兩三個月就會想遠離她平常照顧的孫子孫女,來我家渡個三天兩夜的假期,我的母親雖然偶爾也覺得煩,但是念在四五十年的交情,也為了要彰顯她的待客之道,得成天陪阿玉到外面吃喝玩樂,就算其實母親其實只想要待在家裡看電視。除此之外,這個兩三個月才跟我母親連絡、而一連絡就只是想要來住我家的阿姨很喜歡探問我們這些沒結婚小孩的私事:「奇怪喔,大腳,妳後來就沒有交男朋友了,對吧?」或是「妳們姊妹都沒有結婚的打算嗎?」這些都是我能handle的,我覺得讓我最受不了的是她把壓力放在我媽媽身上!就在剛剛,我母親跟我說:

「大腳,這個週末妳有要去小腳(我女朋友)家過夜嗎?」
「怎麼了?」
「我想,妳週日再去。。。」
「為什麼?有什麼事?」
「因為阿玉阿姨要來,妳在家,她就不會一直問我妳去哪裡了。。。」

靠腰,有事沒事來住我家、吃我家、苦毒我老父老母之外,我們全家的行程都要跟妳報備、要妳核准嗎?

我認為這是一個無間道,她一直問,因為我沒有出櫃;我不出櫃,因為擔心加諸更多壓力在我的父母身上;而這樣子的不明朗,只會讓她一直問,我一直無法出櫃,我的父母一直承受壓力。

有沒有解決方法?在這個對同性戀者如此不友善的社會裡,我還沒想到。

圖:彩虹旗迎風飛揚。對於同志友善的社會還沒有出現在台灣。圖片引用自維基百科

Advertisement
Author0000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