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青春激凸

文/詹仁雄

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對沒有意義的事 出現了莫名的排斥

先解釋何謂「沒有意義的事」…

就是沒有利潤 沒有回報 沒有功能

沒有對人生有實質幫助的廢話 或 行動

 

從一個 我忘記的時間點……開始

我放棄了發呆的習慣 放棄了言不及義的電話

放棄了無法解釋的善意

放棄了年少時沒有目的 泡在速食店一整個下午 只為了維持死黨友情的天真

像強迫症似的 我不自覺地令自己看起來幹練沉穩

就算沉穩和自己抑不住的孩子氣 並不相容

起碼 看起來 要聰明

要讓別人覺得你是可以托付事情的樣子

我學著老人們…

計算著人與人之間的最佳的寬度

話與話字距中的最好力道

 

我把行程表排滿 看到空的那格會感到內疚

彷彿自己在地球上 做了一天沒用的人

 

我迫不及待 把自己弄得像是廉價旅行團的導遊

去景點 去免稅店 去賣珠寶賣名產賣珍珠魚皮夾的合作商店

一站緊接著一站..

空閒時間 我不看沿路風光

而是算著這次旅行賺多少錢

浪費時間 徒勞往返 成了我最大的夢靨

我熟背每一次的蒞臨的酬傭

卻忘了 這次旅行…只有我一名團員

 

青春真實的材料是什麼?

會不會 真的就是帶著愚蠢 空虛 不計代價的碎花

但 我已魯鈍的無法辨識

十分肯定的是 那些慘綠豔紅沒有意義的色彩

曾在物理老師的藤條威脅 隔壁班女生冷眼 臭汗難耐的酷暑

無法耍帥的嚴冬 沒錢多吃一支福利社甜不辣的貧窮……

看似漫長灰色的日子裏

帶給我絕大部分的閃亮

 

現在 我的青春碎花藏在表面下

隔著層層世故的內衣內褲 遮醜般的掩蓋著

只能靠著偶發的激突

譬如收集沒有功能的暴力熊公仔(站不起來 又不知道掛在哪裡)

撥電話給八年沒連絡的高中同學(掛電話前 他還是不相信真的沒事找他)

買了全套好小子漫畫(不含國小六年級以前的記憶 我看了3遍)

開兩個鐘頭的車去看5分鐘的海 然後直接走下去(再狼狽穿著內褲開車回家)

靠著這些….我才能看見廢墾的荒原 冒出一兩朵小花

 

幾天前回家過節 青春又激突

一個人開車到中學的母校繞繞

企圖緬懷一點年少的氣息

沒想到 真看到多年不見的班導師站在校門口

但 我還是沒打招呼…

因為 要聊什麼呢

又怕他可能要忙..

又或許要講客套話 解釋出現在校門口的理由…

思考到這裡 車就開過去了

當我回頭再開到校門口 導師已經離開…

 

想起以前在牛排館打工的時候

即使放假 沒事我還是會到餐廳幫忙

沒人覺得奇怪 也不需找理由 當然壓根沒想到加班費這件事…

一切都理所當然

我在別人的眼裡的角色 想必也跟幹練精明扯不上關係

我身上開滿了璀璨無敵的花朵…

 

可惜現在大部分的時間

我仍然會擔心 手機沒帶 電腦當機 老闆找不到

任何會阻礙我忙碌的事情發生

對我都像程度不一的災難

 

有時 我懷疑

純真 很像太空船的推進器 到了一個高度就會分離

你能做的 只有默默的 看著它掉落

然後隨著無重力的狀態 在無聊的成人世界裡漂浮

 

唯一能好玩的可能性

就是你再回到 發射的地方

補充你失去的 可能會爆炸的 充滿不確定的 青春能源..

也許就是這樣……

我打算再寫完 這篇後

傳簡訊給那個 跟我有誤會而多年不聯絡的死黨

告訴他我真的想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