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初步踏上復原之路—人工流產經驗的轉化

文/呂旭立基金會兼任諮商心理師李美媛

在這裡不是論人工流產的是或者非,也不是擁護人工流產或反對人工流產,而是要去關懷女性朋友人工流產的前中後期,會產生身心的變化及衝突矛盾,因大文化、社會、家庭、宗教或個人的關係,讓它變成說不出口的秘密,大部分的女性選擇沉默來保護自己,事實上沒有女性朋友願意去經歷人工流產,但人生無常,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必須去經歷時,是否不提,就會沒事?

有些女性朋友經歷人工流產多年,似已成為塵封往事,但是每逢諸事不順,身體違和,去求神問卜之際,那個「被選擇不要的小孩」就會再度被提起,甚至被指出是「他」在作怪,因此才有所謂嬰靈、嬰靈塔的出現,很多人為求得心安,大多選擇信其有不可信無的態度,花錢消災,如果站在心理諮商的立場及觀點,那個「嬰靈」就是尚未處理的哀傷失落,當事人必須好好面對處理自己內在的創傷,才能使人工流產經驗轉化,如果只是花錢消災,專注在外在表象處理,內在的傷痛沒有被碰觸到,恐事情還是會一再重覆發生。

如果女性朋友決定要走上徹底的復原之路,修復內在創傷,首先得承認人工流產是一種失落。女性會因失落而痛苦,但在我們的社會不承認痛苦會帶來痛苦的反應是正常的,反而認為壓抑痛苦才是成熟的表現,所以想要成功地面對及正視自己的失落,首先要調整這個信念,允許自己去感受這些痛苦,能和支持我們的人分享這些哀傷,才可能完成哀掉的工作,從人工流產的經驗中走出來。

另外女性之所以遲疑不敢為自己的人工流產感到哀悼,是因為社會主流文化不認為人工流產是一種失落, 覺得女性朋友的寶寶和人工流產並不算數,女性的悲傷是沒有道理的,比起那些能證實為真實的東西,似乎是太微不足道了。事實上曾經做過人工流產的女性中,這種敏感相當真實的,她們失去的是許多人眼中「不存在東西」,痛苦難過卻是那麼真實。 有時候女性朋友漸趨的成熟之後,會重新燃起年輕時人工流產的記憶,連自己或許也很訝異地發現,原來自己的內在是這麼傷痛。

如果女性朋友如果您有以下的情況,那可能是心理徵兆,顯示自己仍然有哀傷必須面對,如果一直沒有去面對這些議題的意義,可能會阻礙了人工流產經驗的終結,那悲痛可能會在心中一直縈繞不去:

1、對「想像中的孩子」的惦念:有許多女性朋友在作完人工流產之後會質疑自己是否有權利來哀傷,因為這是她們自己抉擇的結果,但如果仍常會想到這失去的孩子,畢竟那是潛在的生命,「如果事情沒發生,以及這種失落從未發生,那生活又會如何?這個寶寶會長成什麼樣子?」這是女性朋友對想像中孩子的惦念,顯示仍然有哀傷在內心深處。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