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的姊妹淘:愛情不用翻譯

 

文/克力絲汀

我的同志姊妹淘們就跟其他一般直男直女情侶一樣,也是戀愛煩惱經常不斷,有時候聆聽著他們的戀愛心事,我忽然有種錯覺彷彿自己又回到中學時的少女情懷,為情所困、為情憂傷、為情快樂都是他們 (與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或許是正巧我們一群姊妹們多在國外求學、工作,甚至旅行經驗比一般上班族多一些,他們很多都談著異國戀,小時候我們耍三八常說的「吃西餐」對我的姊妹淘們來說一點也沒啥大不了,隨便一數,吃日本菜、吃韓國料理、泰國菜…算是普普通通,吃法國米其林、德國香腸…也見怪不怪大有人在,最酷的還有吃阿拉伯這種超級異國情調的大菜…這點就讓我佩服(好奇)得五體投地,至少在我們的異性戀圈,還不知道平常是要到哪兒才能認識阿拉伯人哩。

W先生是我朋友圈子裡的戀愛高手,說高手其實不太恰當,他既不好色也不花心風流,長得不算英俊,個頭也不特別魁武,不三八不隨便放電,但他戀愛對象之多、國籍之廣,簡直把世界地圖打開來標上小旗子,會有種成吉思汗打片大江南北、征服番邦匈奴之豪氣。

走學者路線的他最迷人的時候是在他高談闊論國際政治與世界歷史的時候,常常我聽著聽著都覺得這個學問淵博的Gay為什麼不是我男友啊? W之前在大學裡面做研究,後來成為古董商,世界跑透透找好東西帶回台灣賣給有錢人,這種背景讓他很有機會認識外國人,而且都是好貨色,不像一些少女只能在東區酒吧裡認識一些來路不明的老外;最近一次我們見面是在東京的一家充滿文藝雅痞氣質的咖啡館,據說他又為愛走天涯地來到東京一個月了,咱們先是先說著東京哪裡好玩哪裡好吃,最後又不免人之常情,開始說著彼此的愛情浪漫心酸史,雖然大多時間都是我在聽…

「你之前不是才跟一個義大利男人交往得很開心,還說要住在托斯卡尼養老?我都還沒去找你玩耶…」一年不見,我很想趕快八卦一下他的戀愛史。這也不是40歲的他第一次跟義大利人談戀愛了。( 喔對了補充一下,他們是在骨董家具展覽上認識的,這種場子很容易遇到有品味又有錢的人,趕快做筆記記下來。 )

「哎啊,托斯卡尼是很棒,但是人日子過得太舒適就會胡思亂想。我的男人已經退休,不缺錢用,每天就是花園裡吃早餐、吃午餐、晚上再點蠟燭吃晚餐,中間除了在家看書聽音樂,夏天天氣好的時候就開車去附近的酒莊或小農莊吃吃飯、喝喝酒,跟朋友聊天,重要的假日情人節、聖誕節、復活節我們就在歐洲各地旅行…」

「哇,這不就是電影裡的情節,這是完美的生活啊。」我羨慕死啦,誰不想天天過這樣的日子。

「可是我才40歲,義大利男人已經62歲了,當初我覺得自己這段戀情有點楊紫瓊加上她那位義大利名車老闆老男友的結合,浪漫得很,但這種日子過太久,我就開始無聊了,你也知道歐洲鄉下有多無聊,每天我們只能大眼瞪小眼,浪漫的感覺過去,有意思的話聊完,我就開始想回到熱鬧的大城市、回亞洲熱鬧一下,我覺得人生除了要有心靈伴侶之外,玩樂伴侶也是不能缺的。我需要刺激一點的人生!」W大喊。 這時我才知道我錯了,我以前都認為知識份子只需要靈魂伴侶,還是異男們都不甘寂寞 ﹖

「我雖然很懂古董,但要我跟一個62歲義大利『老古董』24小時一起生活一輩子,我現在還不想;再說,不青春的老屁股就需要真愛才可以忽略啊,我承認我目前還有視覺需求。」W摞下一句話,「像跟上次那個阿拉伯大鬍子談戀愛就很有意思。」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