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的姊妹淘:愛情不用翻譯

Share

文/克力絲汀

我的同志姊妹淘們就跟其他一般直男直女情侶一樣,也是戀愛煩惱經常不斷,有時候聆聽著他們的戀愛心事,我忽然有種錯覺彷彿自己又回到中學時的少女情懷,為情所困、為情憂傷、為情快樂都是他們 (與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或許是正巧我們一群姊妹們多在國外求學、工作,甚至旅行經驗比一般上班族多一些,他們很多都談著異國戀,小時候我們耍三八常說的「吃西餐」對我的姊妹淘們來說一點也沒啥大不了,隨便一數,吃日本菜、吃韓國料理、泰國菜…算是普普通通,吃法國米其林、德國香腸…也見怪不怪大有人在,最酷的還有吃阿拉伯這種超級異國情調的大菜…這點就讓我佩服(好奇)得五體投地,至少在我們的異性戀圈,還不知道平常是要到哪兒才能認識阿拉伯人哩。

W先生是我朋友圈子裡的戀愛高手,說高手其實不太恰當,他既不好色也不花心風流,長得不算英俊,個頭也不特別魁武,不三八不隨便放電,但他戀愛對象之多、國籍之廣,簡直把世界地圖打開來標上小旗子,會有種成吉思汗打片大江南北、征服番邦匈奴之豪氣。

走學者路線的他最迷人的時候是在他高談闊論國際政治與世界歷史的時候,常常我聽著聽著都覺得這個學問淵博的Gay為什麼不是我男友啊? W之前在大學裡面做研究,後來成為古董商,世界跑透透找好東西帶回台灣賣給有錢人,這種背景讓他很有機會認識外國人,而且都是好貨色,不像一些少女只能在東區酒吧裡認識一些來路不明的老外;最近一次我們見面是在東京的一家充滿文藝雅痞氣質的咖啡館,據說他又為愛走天涯地來到東京一個月了,咱們先是先說著東京哪裡好玩哪裡好吃,最後又不免人之常情,開始說著彼此的愛情浪漫心酸史,雖然大多時間都是我在聽…

「你之前不是才跟一個義大利男人交往得很開心,還說要住在托斯卡尼養老?我都還沒去找你玩耶…」一年不見,我很想趕快八卦一下他的戀愛史。這也不是40歲的他第一次跟義大利人談戀愛了。( 喔對了補充一下,他們是在骨董家具展覽上認識的,這種場子很容易遇到有品味又有錢的人,趕快做筆記記下來。 )

「哎啊,托斯卡尼是很棒,但是人日子過得太舒適就會胡思亂想。我的男人已經退休,不缺錢用,每天就是花園裡吃早餐、吃午餐、晚上再點蠟燭吃晚餐,中間除了在家看書聽音樂,夏天天氣好的時候就開車去附近的酒莊或小農莊吃吃飯、喝喝酒,跟朋友聊天,重要的假日情人節、聖誕節、復活節我們就在歐洲各地旅行…」

「哇,這不就是電影裡的情節,這是完美的生活啊。」我羨慕死啦,誰不想天天過這樣的日子。

「可是我才40歲,義大利男人已經62歲了,當初我覺得自己這段戀情有點楊紫瓊加上她那位義大利名車老闆老男友的結合,浪漫得很,但這種日子過太久,我就開始無聊了,你也知道歐洲鄉下有多無聊,每天我們只能大眼瞪小眼,浪漫的感覺過去,有意思的話聊完,我就開始想回到熱鬧的大城市、回亞洲熱鬧一下,我覺得人生除了要有心靈伴侶之外,玩樂伴侶也是不能缺的。我需要刺激一點的人生!」W大喊。 這時我才知道我錯了,我以前都認為知識份子只需要靈魂伴侶,還是異男們都不甘寂寞 ﹖

「我雖然很懂古董,但要我跟一個62歲義大利『老古董』24小時一起生活一輩子,我現在還不想;再說,不青春的老屁股就需要真愛才可以忽略啊,我承認我目前還有視覺需求。」W摞下一句話,「像跟上次那個阿拉伯大鬍子談戀愛就很有意思。」

喔,說到重點了,我就是好奇他怎麼可以認識阿拉伯人。

阿拉伯人跟W是在維也納的三溫暖認識的;歐洲的冬天冷得半死,大家都很愛往三溫暖跑,同志也有自己常去的三溫暖,不見得招牌上會掛有「同志專屬」,但私底下大家就有種默契知道來這邊有機會交到新朋友;阿拉伯人主動跟裸體戴著黑框眼鏡的W在休息間聊天,亞洲古董買家人與杜拜商人兩人很快就變成朋友,第一天晚上就去阿拉伯人家過夜了。W說,「回教徒整體印象是很保守傳統的,但回教世界裡也是有同性戀,那怎麼辦啊,所以他們如果離開自己的國家,在西方社會裡都是很放得開的,就像電影《慾望城市2》那樣,披著保守黑袍子女人私下可能都穿著華麗時髦的流行名牌時裝。」

W與他的熊型阿拉伯人的戀愛基地在歐洲,所以他們火熱起來也不太避諱,他說他的阿拉伯人在床上放得很開,對於肛門那檔事很有研究(以下細節有點限制級在此馬賽克…)「而且他身上真的有一種特別的體味,我不討厭,而且反而覺得很有異國情調」。 W還強調,體毛很多也是一種很催情的風格唷。W當然不是這麼膚淺只愛這些,這位阿拉伯先生在英國讀書,有文化涵養,光是他說著自己家族史、阿拉伯故事和一些文化傳統,這些都會讓W很迷戀(後來W承認可能是因為他的職業病發作,才對這個來自古文明國度的人抵擋不住),他們經常出入歐洲高級阿拉伯餐廳約會,處在充滿香料與阿拉伯大鬍子的環境裡,濃濃異國氣氛讓W覺得自己的戀情很浪漫,跟一個人交往等於打開一個新世界,之於W,阿拉伯世界神秘又新奇,這戀愛談起來,比之前的美國的、荷蘭的、德國的都刺激有味。

「那幹嘛分手?進入阿拉丁神燈世界才四五個月就膩了?」

「回教世界裡男人不是可以娶四個太太嗎?雖然沒多少人真的娶四個太太,他也不想結婚,但顯然這種傳統深植人心,我的阿拉伯人也同時跟很多人交往,我雖然不是忠誠的一夫一妻論者,但我們交往幾個月,這期間我從來都不是他的唯一耶,換句話說,我不只是第三者,還應該是第四者,搞不好還是第五者,這感覺非常不良好,好歹我也條件很不錯,不是應該得到更多的愛嗎?」W有點忿忿不平地說。

所以說,外國情人一旦要認真交往起來,就會牽扯到文化背景的差異,然後就成為壓倒駱駝的稻草,這個問題還真是亙古不變,吃外國菜的人一定都有此經驗,甚麼哪國人不愛洗澡、哪國人比較小氣、哪國人又太大男人…這些大家都心裡有個公約數,W更是可以洋洋灑灑心得一堆。

接著,W告訴我他現任的東京情人也是讓他又愛又恨。東京人跟W一樣都是知識份子,在名校裡當講師,他們是在交友網站上認識的,這兩個狼型男年紀背景都很相似,又都是亞洲人,W彷彿找到那「失落的一半」,第一次約在東京見面時就覺得遇到真愛,幾個月來來回回東京幾次之後,W決定要搬去東京先跟他住在一起三個月。「起先我都覺得很沒問題喔,兩個人熱戀窩在一起很開心,一個星期後我就發現,這位阿本仔根本沒出櫃!我知道日本社會壓力大是有目共睹的,像他這種高級白領社會地位的更不能坦白自己的性向,人生過得有夠ㄍㄧㄥ。所以我們出去的時候彆扭死啦,去外面餐廳吃飯他就一付好像我是他同事的樣子,在外面不可以有身體上的接觸,我們也從來沒有參加過他朋友的聚會,更別說一起去同志場所玩耍,他很怕被熟人看見,更糟的是,他連回家都還是很ㄍㄧㄥ,他怕大樓管理員發現我們是一對,我們如果一起出入,就要等到進到家裡才可以說話!而且我不可以去買甚麼衛生紙洗衣粉這種家用品喔,看起來會像是家庭主婦,會被誤會……我覺得我根本是地下情人嘛,難道我有這麼上不了臺面 ?真愛不是可以超越一切?」

「哼,我的阿本仔簡直是偽君子嘛。」W越說越生氣。這時,我真想勸勸W,你要不要暫時別吃外國菜,開始欣賞台菜的美好嘛。

文章出處:GOOD GUY MAGAZINE  

Advertisement
GOOD GUY 熱愛雜誌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