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寄居蟹情人

 

文/亞美將

我像是寄居蟹,但我相信有很多女生跟我一樣,交往一個男友就希望住進對方家裡,這其中也有很多原因,好比說我是單親家庭,也是南部小孩,在北部沒有一個固定的住所,從小我習慣有人陪(一個人在家一定會開電視),但也因為經濟上的考量,我跟別人同居我可以省下一筆開銷,到最後同居久了,另一伴竟然也有種室友身份的錯覺感,如果男友的家是個大家庭,我就會更喜歡,總之我喜歡有家庭的感覺。

前陣子我媽傳簡訊突然跟我說她想把自己自立門戶(因為跟弟弟吵架的關係),叫我把我的戶籍遷到男友家,我回傳簡訊告訴她,我不想這樣做,萬一哪天我跟男友吵架,我為了戶籍遷移的問題,又不得不跟男友低頭,沒退路的感覺我會很痛苦。

還好男友是個為愛筋骨柔軟加上對我容忍度很高的人,但在一開始兩人同居的前期,我們經常一言不和發生爭執,也拜同居所賜,他總是在吵架後會即刻修補我們之間的關係,好比隔天默默的主動煮一鍋熱湯,連續三天以上的修復情感動作。

但是同居吵架不只是嘴巴上吵架,還是一種精神上的戰爭,不僅要衡量吵架完要出去透氣還是要躲起來,又或是跟著硬碰硬的繼續坐在他身旁假裝若無其事的看電視,因為我這個寄居蟹身份非常為難,為了不讓老媽擔心我是不是被趕出來,我不可能吵完架後就跑回我媽家,但後來也因為交往時間久了,我們找到一種不需要跑去哪裡的方法,我們協議在吵架完後,不管對或錯,我男友要隨即跟我說對不起,而我也要立即原諒他,這招相當好用至今。

在生活上我經常為了他問眼鏡放哪、皮夾放哪、襪子放哪、衣服在哪個抽屜…而感到不耐煩,因為我覺得叨唸他讓我自己像老媽子,而且這些物品的擺放明明是一種『習慣記憶』,為什麼老是記不住呢?有天他問我有沒有看到攝影機腳架,我立馬告訴他並在我的指揮下,一下子就找到了,當下馬上跟他開玩笑:「這個家根本是我家吧!」他也認同的說:「沒有妳,我還不知道怎麼辦!」(我覺得純粹只是東西太多,他不知道怎麼找東西而已)

其實在同居這個部份,我覺得已經很幸運了,因為愛,所以他願意極盡的配合我,給我想要的生活模式,我們在生活上共同交集的習性,他是那種只需要說過一次就會記得的人,好比我們共同約定了馬桶蓋用完要掀下來、回家要先洗手腳才能摸狗、狗兒回家要先餵、隨時注意狗兒的飲用水、進浴室要穿拖鞋、誰先洗完澡要幫另一個人放水…等。

我有很多朋友們都還在談了沒有未來的戀愛。有的人在自個家沒洗過碗,到了男友家卻得洗碗;有的人在家裡什麼都不用做,到男友家就要收拾臭襪子;有的人習慣睡覺要靜悄悄,但同居後根本沒有這回事;有的人喜歡在夜裡當飛蝴蝶,但另一伴卻整晚獨守空閨;有的人在家都是自個兒的爸媽在伺候,到了另一伴家就變成要伺候別人的爸媽加另一伴。所以我非常贊同試婚同居,人與人之間的問題沒有相處過是不會自動跑出來的。

試婚同居並沒什麼好害怕的,早點嘗試才能知道兩人有沒有未來(不過你是走閃婚閃離的路線也OK),假如兩人還一直這樣客氣禮貌、保持距離,你永遠不知道眼前的戀人能不能應付未來生活上的大小狀況,換個角度想,何不藉由這樣的機會給彼此的情感有個前進的空間?

 

亞美將的FB

亞美將的無名

Tags : hot issue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