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人比人氣死人

Share

文‭/‬艾莉

農曆年返家過節的壓力來自於,我們希望自己是個孝順又有成就的孩子,希望父母以我們為傲,父母驕傲是因為我們優秀,我們之所以優秀,是因為跟親朋好友的孩子相較得來的結果。

就是這樣一個要不得的「比較」心態,讓大家的年都很難過。

我只是個平凡人,不能被排除在這樣的競賽之外,再加上不值錢的自尊心,某個農曆年節期間,我演出了揮淚離家北上的戲碼。

那年台北的冬天對我來說特別的寒冷,原因很簡單,我在農曆年後即將失業。

唸書時不是個常常名列前茅的孩子,課外的書籍、音樂、運動,樣樣都比教科書吸引我,就像是頭雜食性動物,我囫圇吞棗所有感興趣的項目,這些東西幸運的輔助了我後來工作上的需要。畢業後工作了兩三年,就業路上的順遂讓我心高氣傲,因為看不慣直屬主管的種種行為,很直率的遞了辭呈給疼愛我的大老闆,但緊接著厄運臨頭,原本談好的新工作突然停擺,這時的我懷著惶惶不安的心情,回到故鄉過年。

沒有告訴媽媽實情的我,硬著頭皮奉上紅包,剛吃完年夜飯就接到當時男友的電話:

「後天早上新老闆想要跟妳當面聊聊..」

「後天?不是才初二嗎?這麼急?」

「他後天晚上班機要去美國…」

沒有退路的我當然只能答應,男友也打算連夜開車殺到南部來接我回去。

隔天一早男友的車,準時停在巷口的轉角,眼看非走不可了,我才鼓起勇氣跟媽媽說:「媽~我要回台北了。」

「回台北?今天才大年初一耶~我還要帶你們去親戚家,大家都說想看看你們,好久沒回來了….」

「可是,我真的要回去了,我一定得回去…」我鐵青著一張臉,不肯多作解釋。

媽媽看了我一眼,不再堅持,慢慢轉身走向她的房間,在我用力咬緊下唇忍住淚,倔強睜大雙眼的同時,卻看見她眼角滴落的那顆眼淚。

姊姊不諒解的責備我,我低著頭不發一語,提起行李,下樓,上車,關門,離開。

家裡四個小孩是媽媽獨力撫養長大的,正因為唸書時不是個常常名列前茅的孩子,總期望自己可以快快減輕媽媽的負擔。我用自己以為對的方法努力,聯考一結束就跑去打工,學期中也會兼家教、到撞球店賺鐘點費。出社會後,我以自己的工作能力為傲,也希望媽媽以我為傲。當可能失業的恐懼來襲,我怎麼能夠讓我親愛的媽媽,再為我多擔一份心呢?於是,我又用我自以為對的方式保護她,不讓她知道真相。

當時的我並不明白,媽媽需要的只是兒女的陪伴,其它的不必再多。

人比人氣死人,但其實最愛比較的也許只有我自己。

Advertisement
艾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