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戀愛二選一

文/亞美將

最近Facebook上的配對遊戲讓我想起當年純純的三角戀愛,是說,相貌平凡的我也有權利面臨三角戀愛(老天是公平的),就是那種讓你不知道該怎麼選擇,手心手背都是肉,因為自己貪心所以也不想放開誰。

沒錯,我知道自己怎可以那麼不滿足,但是即便如此,只要我覺得甜蜜就夠了,除非是到了愛情青紅燈路口,被逼著做出決定,否則深陷其中的自己根本不會有覺醒那一刻。

執迷不悔的墜入這種被愛的感覺裡,會讓你像坐在遊樂園裡咖啡杯一樣,目眩神迷,好暈,好High,即使咖啡杯停止運作,你仍會癱在咖啡杯裡暈眩笑著回味那些過程。

回憶起那段日子,我無比充實而快樂,工作成功的替我掩飾了所有活動,午休時間偷跑去找新的「他」吃飯,小黃跳錶還要一百七,對當時才剛出社會的人來說一個午餐花費不便宜啊,而下午休假卻是另一個”他”來接我翹班,那段時光雖忙碌,記憶卻一直深刻難忘。

被雨浸濕的紅磚道、牛仔褲管與髒球鞋、棒球帽下的輪廓、帽T背影、車道上奔馳聲、敦化南路與忠孝東路口、湛藍色毛料圍巾、灰色天空、有麻雀叫聲的早晨…。

我們在同一個城市裡短暫交錯過,像剪輯影片播放,在街道走著,眼前出現什麼,就會想起當時的我們,他、和另個他、還有我,搞不好有機會成為拍不能說的秘密。

我一直以為我高大強壯,不需要臂膀依偎,直到他出現,第一次感受到被呵護的特權。

和他出去時,是在雨天,只有一把臨時在便利商店購買的黃色小傘,他拿著傘替我撐著,我低著頭邊走邊看被雨浸濕的紅磚道和他牛仔褲管與髒球鞋,腳步默契的輕快一致,不用抬頭看就知道他淋濕了,那時我只管感受窩在肩膀下的甜蜜呵護。

我也一直以為我已經夠暖了,不需要再多的溫暖,但這溫度不自覺地傳遞內心去,你開始覺得不夠,奢侈的表達需要再多點溫度。

在還沒認識他之前的另個他,我們在敦化南路與忠孝東路口等紅綠燈,車道上奔馳聲不斷,他見我怕冷的畏縮身子,抽起自己脖子上的圍巾替我圍上,餘熱的圍巾有著他甜蜜的溫度,當時我看著他的側臉,心中被這溫度沸騰起一種好愛好愛他的熱情。

中樂透也有幾千萬分之一的機會,在我短短二十年的人生裡,就出現了二十分之一的機會,遇見了兩個不知道怎麼抉擇的對象,自己就像不知天高地厚的以為是童話界的受寵公主,也或許是因為愛情早讓我中了樂透,所以我一直到現在還是沒有中頭彩吧。(我也認了)

這讓我想起自己兩隻狗,五歲那隻是公的Ninja,三歲那隻是母的Aki,在剛開始和Ninja生活時,他還幼小,模樣看起來討喜,捨不得他一個人在家守候,於是就帶了Aki回家跟他做伴,但誰知道,最後我的心竟然都在Aki身上。

朋友都感覺的出來,我確實偏心,疼愛Aki比Ninja多。

我自己也知道,但我卻執意倔強偏心,等我回神後竟才發現內心多麼內疚不已。

在一個週期會特別對其中一個人理直氣壯的偏心,奇妙的時間會讓你去經歷很多很多事情後,就在某個時刻,你會突然明白一種『早就該如此』的道理,而將你和那個人之間添加更濃厚的情感。

就像不知道怎麼回事,有天我抱著第二愛的Ninja,忽然之間,內心充滿感慨的想:「從以前就很想要養一隻長毛吉娃娃,你是我生命中第一隻長毛吉娃娃,也許未來我會擁有更多長毛吉娃娃,但我對你而言,卻是你來到這世界上的唯一。」

就在那時候,我笑著緊緊擁抱著Ninja,忽然好愛好愛他。

忽然發現自己好愛好愛某一個人,只是這時候來不及了,也許是一種認錯,也許是一種歉疚,所以想起來絕大部份是微酸的甜美。

唉,Facebook上的配對遊戲竟然又讓我回到那種『阿札』的複雜情緒,如果當時早有這種配對的遊戲,我是不是早就可以有情人終成眷屬了?

給不知所措的已戀愛、未戀愛男女們,你們有福了,撥個幾分鐘的空,不要去抽菸,舉起你的右手食指去Facebook上玩配對遊戲看看,將手上的名單去配對,看看誰會帶你上‧天‧堂?哈哈。(別想歪了喔,好A喔我)

戀愛三角宣言配對活動 http://events.shanger.net/toblerone/

Tags : 女人心事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