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逼紅包、逼婚、逼吃飽 

文╱亞美將

小時候喜歡過年,因為沒壓力,等上飯桌時間到就可以大吃特吃,然後吃飽飽等著領紅包,但隨著年紀大了,則是越來越不想過年,除了害怕每年都要多兩歲之外(我是農曆年尾生的),也開始憂愁到底要包多少錢給老媽。

是誰說家庭人數少,問題就會少?

事實並非如此。

家庭人數少,每年過年開銷都會算得斤斤計較,老媽永遠都會覺得自己的小孩賺很多很多。還沒結婚的就會無意間催婚,已經結婚的就會趕快叫人家生小孩,如果是已結婚的雙薪家庭,老媽還會說:「趕快買車、買房啊!」雖然覺得煩,但我們都知道這些是長輩對小孩子的期許。

老媽現在很喜歡打簡訊,最近一直叫我弄台電腦給她,她說想學著打字寫文,我非常鼓勵、支持她,我想這樣挺好的,希望她能藉由打字抒發一些的情緒。

還記得在去年,她對傳簡訊這種事情上癮,不管是好心情或壞心情經常傳簡訊給我,在快逼近過年的前一週,她傳簡訊問:「女兒,今年過年年菜預算有多少?」

我想大家應該都知道,通常老媽有些話問的並不單純(李昌鈺上身),也許是我們小孩想太多,但根據以往經驗來檢視這句話,我懷疑事有蹊翹。

【分析疑點】
1.怎麼會問一個從沒買過年菜,根本不知道外面菜價的人。
2.把年菜價錢說太少會被唸『吃米不知道米價』,說太多又被老媽虧『日子很好過哦!』
3.疑惑這是間接要紅包加碼的意思嗎?
4.若她回覆我年菜需要一萬元,我是不是也要裝做『原來如此』的了解模樣。

我敢發誓,聽了很多人說過年錢買菜很貴,但到底有多貴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年菜到底需要多少錢準備,於是就在錄影空檔回她:「妳說多少就多少。」

簡潔有力的回答卻被她誤解我在不耐煩,她就開始像小孩子一樣耍起脾氣說:「今年不想煮了,妳自己去男朋友家吃吧!」

天啊,老媽啊,您誤解了。

看到她這種耍狠想把我拋下的簡訊,我立馬下節目後匯了錢過去,再回簡訊跟她解釋我剛剛上述的原因。(說我剛才是在錄影,除夕夜只有我一人,我又要在哪吃之類的)

到最後老媽還是有很認真煮了一桌子的菜,接著當然就是拿出紅包孝敬老媽,老媽很搞笑,總說禮數不能少,我包個八千給老媽,老媽就會包個兩千給我,我一直推說:「不用了。」(因為我若拿紅包會覺得很心酸)她還是硬要說:「這是應該要的,拿去拿去!」

有種羊皮出在羊身上的感覺。

這戲碼每年不會少,過年都會固定上演。

接著我們就邊吃邊聊,嘴巴很忙吃不停,她一人在廚房忙進忙出,一下子坐著,一下子站著,老媽說廚房裡還有菜,等等再端出來,一個普通家庭整個晚上就在家上演上菜秀,又繼續追問你要不要再來一碗飯?要不要喝湯?要不要吃水果?要不要喝飲料?要不要…

過年,真的好撐啊。

年節七天,肚子鼓起老媽滿滿的愛心。

別以為吃飽休息看電視就沒事了,她便會開始問起跟另一伴交往狀況,然後幫你的個性分析一番,接著就會開始讚美起跟你交往的另一伴,說:「哎喲,你是我生的我還不知道?你脾氣那麼差,能受得了的人不多,這個人可以娶(嫁)了啦!」

是啊,誰說過年要去廟附近算命?

老媽在家翹二郎腿都幫你算好了姻緣。

我找不回以前喜歡過年的興奮情緒,老實說,也真的越來越不喜歡過年啊,有一種好像什麼都要在新的一年炸開的感覺。但這種感覺是長大後我們要學習著壓抑、克制不能把無奈表露無遺。

過新年增長歲數之外,也是向家長表現自己『長大了』的成果展。

【後記】
今天陪老媽去買年菜,我拉男友去當人肉提菜機,我多帶一件外套就索性塞在大外套裡,看起來還真像懷孕了,然後在等老媽挑雞肉時,我玩起了『誰敢撞孕婦』的遊戲,菜市場人來人往還真的會禮讓我耶,開心。

途中老媽也被我這個假孕婦指使,她還嘟著嘴說:「厚,早知道自己來就好了,妳這個孕婦很麻煩耶!」
 

Tags : hot issue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