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當王子親吻王子

文╱夏脫脫

那年冬天,我愛上用酒精所揮發的模糊來看清楚這個世界,帶點暈眩卻非完全失去理智,混雜著眾人笑聲,來些音樂撼動疲憊心臟,身體血液如是加速流動,直擊每天都在規置的大腦,一切思考變得十分直接,不再有過多揣測的麻煩,情緒因而得以釋放。

我真的喜歡這樣的感覺,特別是在這太多規則的世界以及失去道標的時代。
王子貪戀王子的酒酣耳熱,有何不可?

23點,從緩升的透明電梯裡眺望,我看到提前歡度的人群,在東區道路上潑染歡笑,瞳孔映入夜店燈光閃爍後,我的腳步記憶起熟悉,以為這兒只不過是一個如此應景狂歡的建築物,並提供另一次流連酒醇迷香的機會,當來到朋友所聚集的氛圍後,才知道逐漸模糊的視線中,隱藏著不該存在的浪漫。

耶誕好似可以延伸至新年,讓王子們散落一地使色眼神。

Tequila Shot醉倒了笑聲,換來愈是清楚的DJ刮盤,幾個勉強清醒的酒客用飛鏢發洩最後嘻鬧精力,看著這番光景卻癱坐於沙發上的我,意識持續對這個佳節搜尋其他歡樂,一股香水味遠遠地飄來,惹起注意,我相信是來自附近的某個頸肩,但酒精早已麻痺步伐,只能倚靠嗅覺拉近彼此間的距離,擅自用空氣中的香煙勾勒出Blur效果的形象,陷入一層又更深一層的幻覺中,我試圖具體化這樣的美夢。

童話故事綻開薔薇色澤,一種微粉紅的擁抱,引人側目。

又傾倒一杯Vodka Lime,你遠遠地走來,或許實際上就是個幻覺,所以我聽不懂你所說的語言,只記得隱約有一抹笑容,應該是特別為我而設計,泛紅臉頰追究不出是否為酒精的因素,呼吸顯得有些急促,我決定邀你共飲Vodka Lime,滑入咽喉的瞬間,你輕咬我的唇角,誰也不能否認有點疼,但卻能感受到十分溫暖順勢竄入我的身體,我開始學著忘記時間,享受這意外的漫香。

這絕對是夢境,告訴著我自己。

這個空間就好似沒有別人存在般,我和你一同享受著迷幻詭譎,進退維谷的激情被每一滴酒精牽引著,站在搖晃的平衡線上,我學習如何輕咬的不會疼,且依舊保留下柔和的體溫,即使你只是一股我所模擬的香味;舌間的聯繫終究還是段片刻,即使想多有貪戀,任誰也都明白故事總有句點,最後,我閉上眼,徹底沉落於Vodka Lime中。

眼前的世界更模糊,笑聲好像又慢慢地熱絡起來,我知道回到了現實,這一場狂歡派對,手上已是空杯,更明白自己果然是喝多了,此時,竟在身旁聽見了你的呼吸,感受到活生生的心跳,擊潰平時自傲的優秀邏輯能力,我分不清現實與虛幻,透過你的身影,開始嘲笑自己真的被調酒打敗。

王子親吻王子的畫面,讓時間也醉了。

小小介意沒記住彼此的名字,是你穿越空間來到這裡的原因,聞到你嘴角也有Vodka Lime的味道,我認真地再看了一次空杯,我笑了,場景又轉回故事句點前一句,原來,是我漏讀了。

『輕吻之後,你側過我的臉頰,在耳邊說了一句:我喜歡你。』

下一個呼吸,從床上醒來,是Vodka Lime送給了我一個美夢,停留在那年歲末,王子貪戀王子的眼色,不需追求永恆,也不必制式節日作襯,如此,愛,才能純粹。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