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變調的情人節

 

文/大腫愛

十七歲那年,我覺得自己好幸運,覺得全世界最幸福的人非我莫屬,因為那天讓我遇見了你!

是的,熱戀時你對我說的每句話,都讓我飽到不用吃飯,就算被家人罵、本來玩在一起的姊妹誤會我重色輕友,我都覺得無所謂,只要每天可以跟你一起上下課、假日一起出去看電影,那些小事根本不算什麼!

還清楚記得,第一次一群人一起去唱歌,你點了一首歌,五月天的-恆星的恆心,那天起,我每天腦海裡都是你唱這首歌給我聽的畫面,我也相信,你會很有恆心的跟我一起守護我們的小宇宙,不讓星星熄滅;可是漸漸地,你說得準備考大學了,不但見面的次數減少了,就連我打電話給你,你也應付了兩句就說要掛掉,一心認為,你是真的很忙碌地在準備考試,直到我看見你牽著別的女生的手,我才知道你已經不屬於我了。

撞見的那一天,我一直覺得渾身不對勁,彷彿被法師下了蠱一樣,一下子覺得肩膀很重,一下子又覺得不管做什麼、去到哪,我都不斷地頭暈目眩;沒想到放學後,我就真的撞見你和她手牽手,從我的對面經過。

哇!哇!哇!
這樣的感覺還是頭一次呢,心像是被火燒,喉嚨也被刺卡住般,完全說不出話,現在講起來,雖然輕鬆自如,但當時可是哭了我整整半個月。

那時候我也剛上高三,每天忙著考試,看起來在學校狀態都很正常,但我只要半夜讀書,我根本都是在哭;無論是想到,還是看到熱戀濃情時我們的大頭貼或是一起去看電影的票根,還是一起買東西的發票,我的眼淚多到足以讓我哭濕一整本的參考書,這些都還不算什麼,最讓我心痛的是,我們講好要一起過的情人節,就只剩下兩個星期了,你為什麼就不能讓我美夢成真,讓我把我為你織的圍巾親手交給你呢?

Tags :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