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是存在於兩個身體的一個靈魂 飛贊伴侶之Ran和Ray的七年之戀

 

文/飛贊網

Ran 和Ray,兩個來自湖南的男生,一對相處7年的戀人,目前工作和生活在北京。他們是「飛贊伴侶」專案採訪的第一對同志伴侶,在2011年的情人節,讓我們 傾聽Ran講述他和Ray在一起的故事。

*相識

2003年,我和Ray相識在一個宴會上。那是南方城市的雨夜,很冷,而他穿的很少。朋友讓我借給他一件毛衣。

後來,Ray還毛衣的時候,已經是一個豔陽天。那天,他穿著一件白色衣服,站在陽光裡,看見我就燦爛的笑著。我提了衣服要往回走,他欲言又止但還是轉身。直覺告訴我,他也是同志。就這樣,我們相識了。

他大學畢業時,我在他的同學錄上留下聯繫方式,並寫下《野百合也有春天》的歌詞:「仿佛如同一場夢,我們如此短暫地相逢,你像一陣春風輕輕柔柔吹入我心中。」一個月後,我們在北京相愛了。

對我們而言,沒有一見鍾情,沒有色欲誘惑,就是兩個人平淡的相逢,在最單純的年月裡看到了最單純的彼此。

*婚禮

在一起3個月後,我們舉行了一場小型婚禮。我自己設計了請柬,邀請了七八個朋友,在一家KTV 像模像樣地私定了終身,承諾一生相愛。其實我們那時沒有考慮婚姻的意義,只是在青春萌動的年代,想留下一些特別的回憶。玩就玩得開心,愛就愛得痛快。

  
我和Ray的「婚禮」請帖,「愛是存在於兩個身體的一個靈魂。」

年輕的時候總是愛不夠的,和男女戀人一樣,我們給對方唱了所有的情歌,送各種禮物,甚至在街頭上演真實版狗血電視劇情節。爭吵也是常有的事,多次激烈到分手,只是坐在反方向的車上,就會慌亂不安,然後在下站下車往回跑。

我一直認為,相愛的人會在平凡的愛情中淡忘彼此,激情應該在青春裡揮灑出來。這樣,才能在多年以後,感歎地說我們不僅僅是吃飯做愛,我們有段瘋狂、盡興、傻啦吧唧的日子。

*日子

隨著時間的增加,剛在一起時的激情會沉澱下來,對安定和平實的生活特別渴望。我們的性格差異很大,興趣差別也挺大的,對於對方特別熱衷的東西都不是很感興趣。不過,我們會常常一起打遊戲對戰一把,一起看部電影,一起分享打動兩人的歌曲,一起逛街,去某個地方晚餐,還會一起打掃衛生,做飯,一起參加朋友聚會……一些特別的節日和紀念日,我們也會特別的慶祝。竟然也有那麼多可以一起做的事情。

我和Ray的五周年紀念

  
*2010年11月,為了紀念我和Ray「擅自」結婚7 周年,我們去拍了一套照片(左:Ray,右:Ran)

我們也有過感情危機,差一點就真的分手。這些危機讓我們都成長起來,正視對方在自己生命中的價值。愛情不應該是那種沉重、糾纏,甚至互相傷害的感情,應該是輕鬆、快樂而自然的,是彼此心靈的歸屬。

很想就這樣和Ray一直生活下去,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當然有時在他非要我打掃衛生給我分配任務的時候,在我們無法溝通的時候,也會想:如果不是他會是怎樣呢?後來發現這樣的幻想是沒有意義的,若是換了別人,我們還會在某一個時刻感歎,要還是他該多好啊!我對錢財不是很敏感,但是我會計算人生成本,所以每次這麼想的時候,我就像財主撿到寶一樣對與Ray的生活充滿熱情。

*朋友

我們並沒有過封閉的二人世界,也有很多異性戀朋友,我暗自認為這些都是一種平衡。他們都瞭解我們的情況,與其中一些朋友的關係,已經有十多年。這些朋友讓我們的生活更加充實。

從意識到自己的同性戀身份到現在的14年,我們身處的環境和整個社會對於同志群體的看法發生了很多積極的變化,誤解和偏見逐漸減少。我們也很敬佩那些不斷為這個群體爭取權益和空間的人士。一段時間,我和Ray甚至考慮過是不是也可以投身到這樣的事業中去,想起來就熱血沸騰的。

後來,有些身邊的朋友告訴我,我和Ray的愛情感動著他們,讓他們對同性戀有了新的認識。他們瞭解到同志的感情可以很單純真實,有著同樣的責任感,有很多相同的幸福和苦惱。甚至比他們更為勇敢和堅強。瞭解到我們同樣在努力工作,積極生活。

此時,我突然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我和Ray這樣好好的生活,就是這個事業的一部分啊,我們坦然地活著,真摯地愛著,何嘗不是在改變著社會呢。

上海的葉子(中)來北京,與我(左)和北京的朋友大子(右)一起去國家大劇院鬧場子

*出櫃

Tags : 婚姻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