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慾望‧越南】之十六:Vietnam banana punch

 

文/Miss J
 

出於某次機緣巧合,她在一家bar遇到了一個樣子很chic的老男人。

當時的她因為陪老闆喝酒、其實並不喜歡那家店,只能隨著廉價的過時電音搖擺身軀。那男人在一旁看著她跳舞,開始搭訕、兩人交換了從哪來之類的資訊,她用幾句還算流利的法文和他交談、接著便互留連絡方式。

也不浪費時間、隔天便與這個法籍越南人T見面,因為他只是來越南出差、所以時間寶貴。

T和她遇到的越南男人很不一樣,操著一口很迷人也很流利的歐洲腔英文、還有巴黎腔的法文,跟她約在西貢河畔、他住的Renaissance Riverside飯店頂樓游泳池畔碰面。

習慣準時出現的她,從23樓俯看著西貢河以及胡志明市一整片璀璨燈光的夜景,整個人都看呆了、連T走到身邊都沒感覺。這人…連約碰面的方式都跟別人不一樣啊!

第一次約會除了看夜景吃飯外、當然還上了床。重點是,以他這把年紀來說、整體表現還真是不錯,兼顧體力技巧情趣…腦海中忽然出現日本節目極限體能王六角型的戰力分析圖。

接下來的幾天,主要是陪著他到處跟朋友見面,跟他一樣老的朋友、還有跟他姪子一樣年輕的朋友。都是越南人。

但是那群年輕越南人一點都不有趣,英文能力還算不錯、但沒事作的時候就低頭猛玩手機。是在看色情簡訊還是怎樣?大家不是在見面嗎?為什麼不聊天?這也是她一直不懂越南人的地方。

反而是跟T同樣歲數的一群老頭,有的是加拿大籍越南裔、有的是瑞士籍越南裔,每個人都風趣有趣得不得了,風度翩翩、穿著也很有品味,她不自覺地跟這些老頭不停說笑了起來。

大家一起搭計程車回家時,她跟這些人說…他們講越南文的腔調怎麼不像一般越南男生一樣娘娘腔?瑞士籍越南裔說…也許是因為我們已經不像越南人了、但同樣也不是歐洲人,我們就像香蕉一樣外黃內白啊!

 

【慾望‧越南】之一:意想不到的新生活

【慾望‧越南】之二:—Fantô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