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身上那件「依」服

文/香蕉奶油

以前我有件衣服,因為穿起來舒服,穿習慣了,破了洞也細心的補,隨著一年又一年,東補西補,一件衣服早已不是最初的面貌,而我,卻總欺騙自己那如當初穿來般的舒服。

就在一天,這件衣服又破了,新的裂縫、舊的裂痕一次繃了開來,我看著那牽連帶線的布絲,裂洞之間宛若難捨的分離,修補吧?亦或放著不管,反正在家也沒人看著?還是就此丟了,最後,我這樣想著。

在感情中就是如此吧,我看著手邊的衣服。有什麼比下定決心的離去更為困難?感情又能有幾次的重頭再來?時常,我想,愈是當下折磨,愈是往後的幸福,每一份情愛過程的曲折,都是讓往後的愛情之路更加成熟與謹慎,但這…只是想想。

有時,在爭吵的過程中,很想當下轉頭離去,瀟灑的頭也不回;有時,是什麼力量把自己拉了回來,還是自謔的留下?一時之間,當局者很難清楚。

在愛情中透徹的人懂得脫下衣服,看見自己原初體態的完美,一絲不掛的裸露,沒有保護、沒有依賴,卻也活得自在;在愛情中茫然的人錦上添花地把一件又一件的衣服穿搭在身上,最後所有衣服相互摩擦至磨損且承受不了體積的飽滿,撐碎一地,什麼也沒留下;而在愛情中懦弱的人,就如我,一件破衣裳也緊緊抓著…死不肯放。

有時,就是愛得太深沉,愛得比自己還多,這份愛若要重來肯定累得癱瘓,說得很貼切些,女人啊,小小的心思滿藏著無限的想像,擔憂著歲月不待人,衣裳蛻去,怎又敢期待下一次的繽紛再來?

其實,一切都是藉口,人類有血有肉,在一起久了誰沒有捨不得,但總要等到結局走不下去,場面難堪,還未必能甘心離去;亦或事實擺在眼前,時間久了,人胖了,衣服塞不下了,仍就給自己希望,說這衣服得留著,將來我會瘦的。

有什麼比下定決心的離去更為困難?

有什麼比為自己找個理由留下更為容易?

妳有沒有一種經驗就是回頭翻開衣箱,看見自己某個年份所穿的衣服,現在看來既俗氣又沒品味,但回想當年,這件衣服可是愛不釋手,穿來總會翩翩起舞。因此,我們年輕時,更勇於嘗試,我們喜歡新穎,喜歡流行,我們知道每年要進步因而汰換過往的衣物,從中我們學習了解自己,明白什麼適合,什麼是個人風格。

這份勇氣,到了一個年紀會手忙腳亂,因為通常這時妳認為自己已經穿過太多衣服了,早是老手,已是行家,因而特別執著眼前這件就是最終的歸屬,因此很多事情默默隱忍著;這份勇氣看似遠走了,女人自我獨立是吧? 但即便有了經濟實力不代表在愛情上我們可以稱心如意,更不代表這點自信能讓我們事事順利。

到了今天,我仍舊沒找到這份勇氣,在思考要丟下後,又下意識的從垃圾桶裡拿起,我又看著那件又破了個大洞的衣裳,再補了補,客人來了就趕緊放進衣櫃,然後黯然地在夜晚拿出來細細思考該如何才能恢復它當年的柔白、讓那邊上的蕾絲柔漫綻放。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