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幸福的顏色

文╱貝莉

幸福的顏色是藍色的

很多年前,我曾經對一個人這樣說。那時,是我曾經覺得很幸福的時候,只是或許因為是藍色的,所以就像海洋、就像潮汐、就像泡沫一般,很快就消逝了。

那不是一個正確的幸福,對現在的我來說,有點像海市蜃樓,最後我發現對方是錯誤到糟糕的人,我曾經想要把這段記憶抹去,直到很後面才釋懷。

但我想,每段戀情,都是有顏色的,絢麗的紅、燦爛的橘,要分離時是灰色的,在哭泣的時候心是黑色的。

當然或許因為我工作的關係,我喜歡畫畫,所以,我老是用顏色思考事情,我不像姊姊是以寫作為業,所以每個畫面都是用文字想像,我都是用圖像思考。

看到夏卡爾的畫〈生日〉時,我想起了這段往事,我想起曾經對某位戀人說,幸福,是有顏色的。

那天我跟他躺在床上,看著日出,我覺得幸福是藍色的。
不過藍色暈開了,你發現那幸福的顏色,原來只是清晨的霧,當太陽真正升起,你會發現那只是夢。

而現在的我,覺得,幸福是什麼顏色呢?
其實我還在尋找,現在這位戀人的顏色,有時候覺得幸福、有時候覺得生氣, 有時候想要丟棄,卻又不想放棄,這樣一直跟隨著我,如影隨形。

我想起了戀人在出國工作的前一天,凌晨六點的飛機,口拙的他,打電話給我,竟是問我:「妳醒來了嗎?」

我知道他想我,但也哭笑不得地想:「誰會早上六點醒著?」
迷迷糊糊中,因為他要離開,想要飛奔到他身邊的我,頓時,又想起夏卡爾那幅畫,我說:「欸,等你回來陪我去看畫展好不好?」
「看什麼?」他說。
我說:「夏卡爾。」
「那誰啊?我不認識,平常妳不都自己去看畫展嗎?妳明明知道我看畫展會睡著。」

戀人毫無情調地掛上電話,讓我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早上九點到公司,我寫了封信給他。

給毫無情調的呆子:

俄國畫家馬克.夏卡爾(Marc Chagall)被稱為是「帶來夢想與愛的使者」,他曾說:「愛就是全部,是一切的開端」。夏卡爾經常以繪畫表達對妻子蓓拉的摯愛,代表作〈生日〉,描繪即將步入禮堂的兩人,在生日那天久別相逢,濃情蜜意充盈著彼此心中;畫中的夏卡爾,呈現違反人體工學的姿勢,象徵愛讓他快樂地飛了起來。

你這大呆子,我只是希望,能夠如影隨形地跟著你,告訴你不管多遠我都會想你,怎麼這麼不解風情。

Bella

我當然知道他不喜歡看畫展,但女生總是有小小幻想,我多希望,我跟夏卡爾的妻子蓓拉一樣,終生被愛著,即便有天我不幸老去、先走,他腦海裡的許多幅畫裡,都還是有我的身影,如影隨形。

無聊的男人不懂,讓我賭氣起來,我是幹嘛要跟你這種超級無聊的上班族交往,看的電影不一樣、聽的音樂也不同,搞不好進去美術館的時間用十根手指就可以數完,反而是對光華商場跟3C商品的興趣大於一切。

「這感覺,比較像我繞著地球一圈,都想回到妳身邊耶!」

今年生日才收到的iphone手機突然響起,3C天才似乎一到機場就忍不住開始收信……立馬傳了簡訊給我。

「看來這什麼卡爾的,跟我還滿像的啊……都喜歡叫蓓拉女人……好啦,回來陪妳看啦,那妳記得要當我的專屬嚮導跟在我身邊,告訴我每個故事,別像之前一樣,陷在畫裡,怎麼都不理我……。」

「算你有誠意,可別食言而肥。」

我笑嘻嘻地回了封簡訊給他,心想,我找到屬於我幸福的顏色了,因為幸福的顏色是彩色的,因為,我們樂意共同與對方分享一切,有時退讓、有時尊重、有時分享,有時吵吵鬧鬧,有時甜蜜擁抱,所有酸甜苦辣,通通都是,最美的顏色。

 

㊣『生日快樂~夏卡爾的愛與美』特展資訊㊣

※展覽時間:2011年2月26日至5月29日

※展覽地點: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大樓特展室

★★週一不休館★★
 

Tags : 女人心事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