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都有病

文‭ ‬‭/ ‬艾莉

我們都有病,有愛的時候懷疑是詐騙,沒愛的時候又堅持對愛的信仰。
我們都有病,而且病的不輕,我們下意識地不想讓自己過得太爽。沒有愛情陪伴的時候,我們要自己勇敢堅持下去,相信總有一天,那個對的人會出現。但是當真的有人出現了,卻又一天到晚疑神疑鬼,不相信好事會就這樣來到自己身上,總覺得一切又是一場騙局,於是想盡辦法測試對方,對這樣病態的我們來說,真愛既是詐騙也是信仰。

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愛跟朋友聊到「最近一次哭的很慘的經驗」。
某天得空的下午,我問了手邊沒有急事要處理的同事們。
一向優雅沈穩的男同事,突然激動的睜大眼睛。「American‭ ‬Idol!」
「唱得越好的人身世越慘~當他得到全場最高分,他媽媽上場跟他擁抱的時候,我忍不住放聲大哭~」
「雞排英雄~」20多歲的小女生,搶答般的高舉右手揮舞。「而且哭了好多段喔~」
「嗯~」娃娃臉卻硬要留鬍渣的小男人想了一下,很小聲的說:「混混天團~」接著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
電影或影集的劇情,各自因為不同的原因打動我們每個人,也許是我們昔日的親情、友情或愛情上的創傷,我們有時候自以為那個傷口已經癒合了,卻在近似的劇情上映在眼前時,哭到不能自已,是那種連自己都覺得莫名及不解的崩潰。
我最近理解到自己有一種病,一種病態的心理,而且,是很多女人都一樣有的「騎士情結」。

我們從小聽多了「王子跟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樣的童話故事,後來長大了,開始學習自己思考,接觸並吸收了女性主義,開始試圖模仿於是走極端的表現方式,我們努力表現自己是思想、生活、經濟上獨立的女性,我們看到諷刺童話故事的好萊塢電影「曼哈頓奇緣Enchanted」裡,從童話故事來到現實生活的白馬王子,把巴士當惡龍去屠殺,卻被噸位龐大的女公車司機教訓,以及從高處跳下想對公主引吭高歌,卻被一群自行車隊碾過的劇情時,用力擊掌大聲嘲笑,我們暢快的嗤之以鼻,深信這世界上才沒有什麼總是騎著白馬捧著鮮花的男人,我們急著否認happy ending的存在,卻又在心裡一個陰暗的角落,護著快熄掉的小小的希望燭火。
我這些種種的護衛行為表現,在前幾天潰不成軍。

「曼哈頓奇緣Enchanted」裡對婚姻失望的離婚律師,早在「實習醫生Grey’s‭ ‬Anatomy」裡扮演著完美的白馬王子,女友總對他神經質的挑剔著,不耐煩他對自己的耐煩,當她下意識的在泡澡時差點把自己溺死,被他及時發現救起時,她沒有感謝反而對著他無禮的大吼:
「你難道沒有自己的地方可以回去嗎?你為什麼無所不在?你才不是我的什麼該死的騎士,總會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出現在我身邊…‭.‬」
男人不煴不火的拿著毛巾,幫忙擦乾她的頭髮,帶著滿滿寬容的微笑對她說:
「我就是會一直在妳身邊~」接著在她一頭濕髮上,落下一個輕輕的吻又接著說:
「而且~我就是妳那個該死的騎士。」
這段劇情頂多只算得上溫馨,還不至於讓我崩潰,故事繼續發展,當天一場渡輪意外,實習醫生被派遣到意外現場急救傷患,女人意外落海了,唯一的目擊者是個嚇呆的小女孩,她沒有立刻轉身找人求救,只在現場呆滯了好一會兒,接著又轉身沒入人聲鼎沸的意外現場,在過了很久的以後,男人‭—‬她那該死的騎士‭—‬才在小女孩緩慢又不確定的指引下知道她落海了,當鏡頭慢動作呈現男人從海裡救起女人‭—‬以白馬王子抱著一臉慘白又昏迷的公主的姿態‭—‬出現時,我莫名崩潰大哭。

這時我確定自己有病,有所謂「騎士情結」的病。
我其實很厭惡這女主角的多疑、神經質、黑暗、扭曲的人格。她憑什麼可以讓這個完美的男人一直耐心地在身邊守候著?這樣的女人一點也不討人喜歡,但卻又都可以讓我懂得她一次次的糾葛、退卻、自我傷害。後來,我終於懂了,原來我們就是她,她的人格特質就是反映了一個個現實中的我們,原來在別人眼裡的我們,就是這樣的難搞又討人厭。
也許所謂的真愛,並不是在於那個對的人,到底會在什麼時候出現在我們的面前,每個出現在我們生命中的人,都可能會是我們的真愛,差別只是在於我們自己,到底還有沒有願意再被詐騙一次的勇氣,從此遁入真愛的信仰中。

Tags : hot issue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