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字典裡沒有真愛

文/密絲飄

 

問:真愛到底是信仰還是詐騙?

 

答:真愛當然是信仰。但,第一眼初見對方,就覺得對方是真愛的,卻是詐騙——而且,是自己騙自己。

 

寫多了兩性文章,愛情、承諾、永遠、真心……這些詞彙不斷不斷重複出現,有時候缺乏起靈感來,覺得自己根本只是用這幾個詞在玩造樣造句的無限迴圈,然後就難免越來越覺得,這些都是那種乍看下覺得自己懂、但真要解釋,卻不知從何說起的事。

 

就像有人問你「愛是什麼」,你不假思索開口回答「愛就是付出」,說著說著突然想起曾經有個對你付出、但你卻不愛的男人,又補充「噢,愛還是一種心動的感覺」,然後又想到曾經被橫刀奪愛的慘事,再補述「愛也是忠誠」……補到想不出什麼要補的了,但又覺得不夠盡善盡美、就此交卷絕對拿不到滿分,難免會突然覺得氣餒、覺得洩氣,覺得自己原來一直以來都只是逞能,畢竟連在追求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都解釋不清楚的我們,到底是哪來的立場和勇氣,堅稱這就是自己的信仰?

 

教育部國語辭典這樣解釋愛情:「相愛的感情,多指男女相戀而言。」
教育部國語辭典這樣解釋真心:「誠心,真實的心意。」
那麼,教育部國語辭典怎麼解釋真愛?

 

很弔詭的,辭典裡沒有真愛。

 

很久以前我在某個分手後難過的夜晚,百般無聊在國語辭典網站上胡亂搜尋字詞,結果一打入「真愛」兩個字,網頁就爽快乾脆的跳出一個「找不到」的小視窗,不按下確定還不讓我關掉。我瞪著那三個字,覺得這簡直是上天最惡劣的落井下石。

可是又能怎麼辦呢,難不成直接把電源插頭拔掉嗎?電腦要是壞了還不是要花錢去買?最後只好發洩在滑鼠上,用力點下「確定」兩個字,心裡還賭氣的想,好拉好拉,我知道啦,我就是確定找不到真愛啦,我認了拉,這樣總可以了吧?

 

但即使找不到,還是繼續在愛。

 

「真」相對於「假」而存在,我猜,大概是我們總是遇到太多虛假的事物了,所以習慣成自然非強調一下不可。假愛可能是花言巧語的男人;假愛也可能是斬釘截鐵立下卻不堪一擊的保證;假愛更可能是你辛苦追逐了半天的人、等到終於在一起,你才發現自己其實根本不愛、只是怕寂寞。

 

但,一開始我們不都以為是真愛嗎?
難不成結果不如預期後,那些在過程中快樂、笑容、感動、就都變成假的了?

 

就像字典裡沒真愛一樣,如果說兩性市場是一座商城,那麼我想裡面應該沒有一項產品叫真愛,更有甚者,越強調自己是真品的,就越可能是假貨。

 

有時候我總會想,我們嘴裡嚷嚷找真愛找真愛,到底心裡是怎麼定義真愛的?是順風順水毫無困難的戀情?還是從第一眼到壽終闔眼都不變的心意?可是愛情又不是靜止不動的,它可能減少至一點不剩的零,但也有無限增加的空間,在加加減減之中,相戀的男女一起經歷了某些困境、一起克服了某些難題、一起創造了某些回憶,這個進行式的過程才是愛情本身不是嗎?而如果是這樣,那麼在還沒花時間交往之前,我們怎麼知道對方會不會是真愛?

 

如果硬要譬喻,真愛不是樂透,真愛比較像存款,差別在於前面那種是天上掉下來的好運、後面那種是努力攢積的實在——聽起來很不來勁我知道,很多時候總覺得人活著好辛苦,讀書要努力、工作要努力、身材長相要努力,為什麼連戀愛都要努力,為什麼不是天上掉下一個疼我寵我願意為我把命拚的真命天子,當成我努力過活的犒賞?

可是戀愛終究是要雙向的才有滋味,不愛的人再怎麼寵你疼你為你拼命,也不過是死纏爛打而已,至多給你帶來一些有人追的得意,仰天長笑之後又覺得好空虛,離我們想要的那種踏實的幸福相差十萬八千里。

其實,我們都經歷過的,唯有心裡愛的人對我們好,我們才會真正感到幸福,而正是為了追求這種幸福,所以我們才拼命的對所愛的人付出、期望他看到自己的好處並給予回報,即使這樣做很累很辛苦,但卻無法放棄不是嗎?

 

真愛,從來都不是100%的順遂愉悅,而是即使辛苦仍甘之如飴的幸福。

就像在《慾望城市》電影版第一集裡,夏綠蒂面對好友詢問婚姻生活快樂與否時,她答:「Not all day everyday, but yes, everyday.」也許早上會為了另一半吃完早餐卻沒收拾的垃圾不快樂,也許晚上會為了另一半顧著看電視而埋怨,可是,當兩人並肩躺在床上,我偷覷著對方熟睡的側臉,不由自主湧上微笑時,有再多不滿再多埋怨,都無法否認那一刻貨真價實就是愛。

 

怪不得字典裡沒真愛,因為愛從來都沒有假的。
只要付出過,都十足真金,
就算過去了,也是曾經的真心誠意,
無須設下千萬條件去地毯式搜尋、無須咬牙切齒屏住呼吸去強調,只要願意去愛、只要願意付出,那麼,我們瘋狂追求的東西,老早就已經在我們的口袋裡。

 

只要有愛,都是真愛。
 

 

 

密絲飄的Blog 

密絲飄的Fb

密絲飄的新書《女人都是詐騙集團?
 

Tags : hot issue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