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Take me for granted

文/艾莉

擺了好長的一段時間的「爛」,我鬆懈下來的意志力,立刻在年後毫不客氣地對病毒投降,趕在年還沒結束的元宵前來了場流感。
上週的Hot Issue我其實是有話想說的,只是堆積如山的公事加上病毒,想說的話在心裡累積,天天困住我。
「你確定他還喜歡你嗎」的切題對象,是感覺不到還被愛的這一方,看到這個話題時,我卻想到被質疑的另一方。
每個人都渴望全心全意的被愛著,愛人的所有心思最好都全放在自己身上,即時回應妳的喜怒哀樂。只是凡事都有彈性疲乏,當妳將一個人視為理所當然的存在,他的付出、他的關愛就容易被妳忽略,很自然地妳就感覺不到愛,妳以為自己不再被愛了,他的關愛對妳來說,已經如同空氣般的存在,妳忘記了每分每秒,其實妳都仰賴著它得以生存下去,要一直到妳不再被那樣的愛包圍的以後,妳才會察覺到,其實,妳真實的被愛過。

胃痛的時候,我們才感覺到胃這個器官的存在,手扭傷了,我們才瞭解一些生活細微的動作,小到像是釦釦子或是夜半冷醒,想把被自己踢開的被子拉回來,凡此種種有多麼困難。這是人性我們沒有辦法改變,只能隨時提醒自己。

在美國影集「實習醫生Grey’s Anatomy」某一集,他們要進行一項重大的手術,六組人馬同時進行換腎,整個醫院上上下下,都為這歷史性的一刻相當興奮,院長千叮嚀萬交代所有主治、住院、實習醫生,都要仔細看顧病患的生理狀況以及情緒。在這其中有一對夫妻,丈夫需要換腎,妻子雖然不能捐腎給他,卻跟另一位病患的抗體配對成功,在病房裡安頓著住院事宜時,妻子小心翼翼地照顧著丈夫,當丈夫開口想喝水時,妻子緊張的說:「親愛的,你的腳踝有點腫,要不含口冰塊解個渴就好?」面對妻子近似神經兮兮的謹慎,丈夫諷刺地對在場的醫護人員說:「我太太很留意我身體體液滯留的狀況。」
等待手術之前每個人都有家人陪伴著,除了一位年輕的女人。其它病患及家屬都用崇敬的眼光低聲討論著她,突然這位妻子走到她面前,牽起她的手,哽咽的說:「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我心中的感謝…我只想跟妳說,妳正要做的事很偉大…..」
原來,在場六組換腎、捐腎的組合中,只有她跟在場的人,是完全沒有任何關係的,其它人不是夫妻、父子、母女就是親友,他們或許不能捐腎給自己的親屬,但他們的抗體卻跟另一個需要換腎的病患配對成功,也就是說,在場六組換腎捐腎的組合,是互相交叉配對,缺一不可的,他們之間的關係像是骨牌效應,推倒了一個其它就會跟著潰散。

Tags : 女人心事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