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容易暴怒的女人

文/萊姆

她知道自己的缺點在哪裡。

易怒。

她想她應該是有躁鬱症,出社會快十年,她很努力的在克制自己的脾氣,每一次與新的男人交往,她都這樣相信著。

但最後,男人總是被她暴怒時的犀利言語刺傷,然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她去看醫生,拿了藥,可是情緒上來時,她往往無法即時把持住理性。

已經不是20幾歲的小妹妹,她想結婚,也想要小孩,她的薪水還不錯,她和父母同住,兩位老人家等外孫等很久了,他們非常樂意幫忙帶小孩。

現在只欠一個男人。

她的要求不多,有穩定工作,談得來,能夠接受她偶爾的暴怒就好,不用帥,也不用高,她的身高160,比她矮的男人還真的不多,偏偏全打死在她的個性問題。
她感到絕望。

這一天,朋友因為公務之便拿到免費的電影票,同行的還有朋友的同事以及朋友同事的朋友,總之就是一群不認識的人。

他們先在外面的餐廳吃飯,一群人當中有一個男人看起來還不錯,她試著與他攀談,得到幾句不冷不熱的禮貌回應,她就沒繼續聊下去。

他們要看的電影已經快下檔,但還是需要劃位,這一週有幾部好萊塢強片上檔,週末的電影院人潮很多,她和朋友當代表排隊等劃位。等著等著,前面突然插進一個大嬸,她和朋友同時楞了一下。

身後排隊的人龍傳出小小的抱怨聲,但沒人真的站出來說話。她覺得很不平,一開始她試圖委婉的請大嬸到後方排隊,大嬸喔了一聲動也不動,她的氣就上來了。

她和大嬸吵起來,對方死不讓,口氣很糟。

越講越火大,讓她很想把手中的可樂倒灌在大嬸頭上。

有幾個排隊的人看她們吵的這麼火熱,紛紛出言相挺,大嬸見出聲的人多了,便悻悻然的離去。

「妳超威的!」

這場架換來朋友的讚美與男人的示好,三天後她和男人單獨出去,三十天後她和男人正式交往,當晚便快樂的滾上床。

這次一定要好好把握!

她心裡想。男人有些小缺點,但整體來說分數還是很優,話少了點但對她很好,跟她爸媽相處的不錯,他的父母雙亡,所以她不用擔心婆媳問題。

交往一年,她用了這輩子最大的理性耐住脾氣,即使和男人發生爭吵,也不至於暴走,她覺得自己的躁鬱似乎已經好了一大半。

然後到了她生日這天。

從前一天開始男人就神神秘祕的,會接電話,但不願意告訴她他在哪裡、在做什麼,她心中的不安與煩躁節節上升,然後在傍晚男人來接她時大爆發。

「你去哪裡了?」

「這是驚喜,等等妳就知道了!」

「…我不要驚喜!我不在乎什麼鬼驚喜!我要知道你在哪裡,你在幹嘛,我只是想知道我男朋友現在在做什麼也不行嗎?為什麼你什麼都不告訴我?你不知道這樣會讓我很惶恐嗎?…」

她大聲地宣洩她的不滿,男人的臉色越來越沉,在她開始翻舊帳時,他伸手摀住她的嘴。

「閉嘴!」

他第一次對她大聲吼,她嚇到,忘了本來想說的話。

「我不說,是因為我在準備驚喜,我不想破梗。現在我知道妳會不安,之後我會改善,但妳可以不要用這樣的口氣和我說話嗎?妳的口氣讓我很不開心,我需要冷靜一下。」

男人放開手,走出大門開車離去。

她楞楞地看著敞開的大門,好半响,她才大夢初醒似的跌坐在地,心裡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完蛋了。」

她抱著頭,心中是一片慘澹。她沒有哭,她打算等到男人真的要跟她分手時再好好哭個夠。

半小時後,男人回來,拉著尚處於震驚狀態的她出門完成遲到了半小時的生日驚喜。

他們兩人的相處邁向一個新境界。正所謂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抑或是她先前實在壓抑太久,之後又經歷了幾次她的情緒大暴走。每一次他會聽完她的暴走發言再「離家出走」,他不會接她的電話,但他會主動跟她爸媽報備,讓她間接知道他在幹嘛。

出走的時間不定,短則一小時,長則三天,視他的不爽度而定。

漸漸地,她暴走的次數越來越少,她開始可以抓到他介意哪些言詞語氣。儘管不爽,他還是會在出走的時候冷靜想想她暴走的點在哪裡。他們的相處益發和諧,她的父母成天催她趕快嫁一嫁,這樣容忍度高的男人已經不好找了。

隨著他出走的次數減少,又過了一年,他們結婚,組成一個偶爾會吵架,但不會再有人暴走或離家出走的平凡家庭。

暴怒,是某些男人和女人的通病。

「我的個性就是這樣」

「我有躁鬱症」

這都不是任性的理由。

據理力爭不等於態度放肆,兩個人相處需要溝通和妥協,完美的包容是磨合而成的,你在A退一點,我在B退一點,這才是相處之道。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