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Cover Story 一封信的力量

文/陶晶瑩

給媒體老闆的一封信

老闆啊!

做些令人尊敬的事吧! 

敬啟者: 

《遠見》來邀稿要我寫信給媒體人,我左思右想,這封信不應該是寫給媒體人,而是該寫給媒體老闆的。

畢竟,我們都只是員工,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小人物,為了那幾個臭錢,為了嗷嗷待哺的家庭,還不是得硬著頭皮照幹!

那些從小被教育的良知、道德、專業、氣節、堅持……,客氣地說,是在江湖上行走會被笑的食古不化,簡單來說,就是個屁!

不管我們受了多少教育,只要一出社會,老闆就是老大!

老闆的喜好影響了我們在職場上的個性,決定了我們該鑽營還是摸魚;就算良禽擇木而棲,卻發現,十個媒體老闆有九個半都一樣──唯利是圖,明明賺得飽飽卻跟他窮得像鬼一樣的員工哭窮!

音樂、電影界和雜誌界還看得到一些熱血分子,賺了錢來養理想、來帶大家做夢,很偉大!

出版界沉淪的大有人在。他們絞盡腦汁去修改一個個獨特作家的稿子,企圖把奇花異草修剪成規格化的「暢銷作家」。

看到一本書大賣,老闆就會耳提面命(真的只差沒有像揪著他孩子耳朵那樣地對待作家)說,你看,就是要寫怎麼約會、怎麼把馬子……,而且要條列式,一、二、三、懂嗎?

在這樣的指標下,我不知道有多少獨特的靈魂被毀滅? 廣告界有許多前輩已轉往大陸發展了。留下來的,都不得不屈服於那出錢但又不懂廣告的老闆。

這十年來,觀眾對哪一支廣告有過熱烈的討論?我說的不是大奶或「取經」那樣的聳動,而是創意!創意!創意!

老闆眼一瞪,不管換了哪一季,代言人都得做同樣的動作、梳一樣的髮型、臉要擺同一個角度,連手指彎曲度都要一樣;看不到特別的腳本,只看到頤指氣使的客戶、唯唯諾諾的公關、和忍氣吞聲的導演。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