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14年的老唱片,我們一起變老的誓言

文/飛贊網

在北京的鼓樓東大街,有一個小小的咖啡屋。咖啡屋彩虹色的招牌和諧地融入這一片靜謐之中,令人一望之下,頓覺歲月靜好、陽光暖然。

這家咖啡屋的名字叫做「老唱片」,它的主人是一對風雨兼程了14年的同志伴侶。而他們之間最珍貴的禮物,也是一盤保存了14年之久,卻從未打開過的──「老唱片」。


位于北京鼓樓東大街的老唱片咖啡屋,彩虹的招牌讓人感覺很親切

■ 給你一張過去的CD,聽聽那時我們的愛情

1997年,那時CD還不是很多,都是用磁帶。他當時買了一盤趙詠華的專輯,其中有一首歌《最浪漫的事》。我們相約等到了我們50週年的時候再打開這盤磁帶聽這首歌,不知真的到那一天還有沒有可以聽磁帶的機器。

我叫samon,現年41歲,我的老伴兒今年50歲了。我和我的老伴兒,都是男人。

我和我老伴兒之間,自然是有暱稱的,不過太過肉麻,就不說了,我便以「老伴兒」稱呼他吧。

說起來,我和老伴兒已經在一起14年了,從1997年到2011年,我們從一開始就在一起。

我們身邊有很多直人朋友,很多都已經認識了10年甚至20年。還有一些是老伴兒的或者我的發小,他們都知道我們的關系,並且欣然接受。

我們現在的生活很平靜,週末的時候和朋友聚聚,有時候結伴出去旅遊。現在我自己開店,沒有太多時間,朋友們會到店裡來看我。

這麼多年了,身邊的異性戀朋友分分合合,反而是我和老伴兒牽著手走了下來,這有時候常常引起朋友們的感慨:一群異性戀在羨慕一對同性戀伴侶。

1997年時CD還不是很多,都是用磁帶。老伴兒當時買了一盤趙詠華的專輯,其中有一首歌叫做《最浪漫的事》。我們相約等到了我們50週年的時候,再打開這盤磁帶一起聽這首歌。

這盤磁帶,已經陪我們一起度過了14個春秋,到現在也沒有開封。中間經歷幾次搬家,有很多東西都丟掉了,但始終沒有丟掉它。只是不知道真的到了那一天,還有沒有可以聽磁帶的機器。

如果真的到了那個時候,或許會是這樣的畫面:兩個80歲的老頑童,頭發鬍子白了一片,牙齒掉得滿口漏風,卻湊在一個老掉牙的錄音機旁邊,牽著對方的手,傻乎乎地手舞足蹈,跟著錄音機用漏風的嘴哼著那首陪伴了他們半個世紀的歌:「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 仿佛如同一場夢,我們如此短暫的相逢

其實,在去跟他搭訕的時候我就認出他來了。記得在3年前,也就是1994年,我去一家遊泳館遊泳,從更衣室裡出來正好和他打了個照面。我一直想再見到他,可是他卻再也沒有去過那裡遊泳。

我和老伴兒是在1997年的情人節認識的。

那天朋友約我去酒吧玩,並半開玩笑說,今天務必要解決我的個人問題。

酒吧裡人聲鼎沸,一幫損友坐在那裡壞笑著對我說:「今天一定把你打發出去,你看上誰了跟我們說,不用你去說,我們來幫你。」

我一回頭,就看到他一個人酷酷地在吧台前喝著一瓶沃特加,就跟朋友說:「就他了,你們去吧。」

他很帥,1米8多的個子,很壯但不胖。

朋友們輪番過去,卻都沒有成功。他們沮喪的跟我說:「不成,還是你自己來吧。」

我是一個外表很隨和但比較內向的人,當時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我借著酒勁,假裝過去買酒跟他搭訕:「一個人嗎?跟我們一起聊聊吧。」

他很爽快的答應了,令我非常驚喜。坐在一起聊了一會兒,看時間也很晚了。我說我要回家,他說我送你。

在回家的出租車裡,他問我:「你還記得我嗎?」

我說:「記得。」

其實,在去跟他搭訕的時候我就認出他來了。記得在3年前,也就是1994年,我去一家遊泳館遊泳,從更衣室裡出來時正好和他打了個照面。當時我們倆相互對視有半分鐘,誰也沒有說話就過去了。我一直想再見到他,可是他卻再也沒有去過那裡遊泳。

我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就聽他說:「今天是我第一次來Gay吧,想著也許會遇見你。」

我回到家裡給他發了個傳呼,那時候用手機的還很少,都是用BP機(即B.B.CALL)。

三天後他打電話約我出去吃飯,吃完晚飯就去他家。他家是明顯的單身男人的家,凌亂但不髒。

我們聊到很晚,他說:「要不你睡在這裡吧?」

看到他就一張單人床,我問:「那你睡哪兒?」

「不用管我,你先睡好了。」

第二天起來的時候,我看到他在書桌前捧著一本書。看到他這樣,冥冥之中我感覺到,我找到了可以託付一生的那個人。

我問他為什麼不一起擠擠睡,他說有本小說他想看完,我知道這是個藉口。我說你可以去買個雙人床這樣就可以不用擠了。第二天,他告訴我他換床了。

我想,是時候跟他好好談談了。三天以後我約了他在一個小酒店的包房內見面。

在包間內,我鄭重的跟他說:「我是想找到可以跟我過一生的人。我不是一個很隨便的人,我父母都知道我是Gay,他們也希望我找到這樣的人。」

他說他的母親也知道,他也是這樣想的。

我很欣慰,心想我終于找到了。

順理成章地,同居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這一同居,就是14年。

■ 吃好吃醜無計較,幸福是吵吵鬧鬧

現在如果讓我再回憶那時為什麼事情吵架,我根本不記得了,如果到現在我還記得為什麼事情吵架的話。我想我們也不會在一起14年了。

14年,我們經歷了太多的事情,風風雨雨,我們都一起走過來了。

14年,從剛開始的截然不同到現在的默契如一。

14年,從性格不合的爭吵到現在相互理解的包容。

14年,因為他得重病,我曾感到最徹骨的絕望。

14年,第一次見他家人的情形也歷歷如昨。

14年,猶記得共同迎接我們的貓「兒子」那個可愛的小生命時的欣喜,也還記得貓「兒子」陪伴我們11年後重病去世時的傷痛……

我想每一對剛開始在一起生活的伴侶都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不管你是同性愛也好,異性愛也好。

兩個完全陌生的靈魂,性格、生活方式、處事方法都不盡相同,這些都會成為矛盾的導火索。

剛開始在一起的時候,我們也經常吵架,甚至到現在有時候也會吵,但是比以前少多了。

我是那種一進到超市就忘乎所以的人,喜歡猛推購物車跑幾步然後支在購物車上向前滑行。記得一次在一個超市我也同樣做這件事情,讓我的老伴兒一把揪住,然後抱著我說,都這麼大了,還這麼皮,摔到怎麼辦。最搞的是他還在我的臉上吻了下。旁邊有好多人看著,我的臉當時就紅了。

記得以前我經常會跟我們的朋友抱怨他為什麼會這樣或那樣。朋友說,你不能試圖去改變一個人,這個人只有自己想改變的話,才會去改變。其實,他為了你已經改變很多了。你只是當局者迷罷了。如果你實在接受不了,還不如分手呢。

想想也是。現在如果讓我再回憶那時為什麼事情吵架,我根本不記得了,如果到現在我還記得為什麼事情吵架的話。我想我們也不會在一起14年了。

■ 在我心中我知道,這是永恆的長跑

我是很早的時候就跟我的父母出櫃了。老伴兒也是。所以我們沒有來自家庭的壓力。

我是20歲左右的時候去說的。那時,我跟父母說我是同性戀,我也試著去交女朋友、我也想改變,可是不行,很痛苦。

我跟父母說,我也可以按照你們要求的生活方式去生活,結婚生子,但是,我會痛苦一輩子,我會帶著面具過一輩子。我的父母是開明的,當他們了解了這個是不可能「治癒」的,他們接受了,但他們的條件是我不要像有些人描寫的這個圈子裡那麼「亂」,要我找到可以跟我過一生的人。我對他們做出了承諾,其實我自己也是這麼想的。

老伴兒的母親是個很有意思的老人,人很好,對我也很好。我們很少在他媽媽面前吵架。因為覺得讓老人擔心我們很不好。

房子裝修的時候,我們在他媽媽面前大吵了一次。第二天,我去他媽媽家拿東西,看她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打完招呼我就開始忙我自己的。過一會兒我看到老太太在掉眼淚,就連忙過去問。她跟我說:「你不要和我兒子分手,他不好你跟我說,我教訓他,但你不要和他分手。」

我連忙說:「沒有的事,兩口子哪有不吵架的。我不會和他分手的,您放心吧。」

我們雙方的家人對我們都很好。逢年過節,我們也會一大家子出去吃飯什麼的。

■ 等回天堂的時候到了,你就讓我先走

2005年,他生了一場大病。我真的嚇壞了,那時就想如果他出了事,什麼房子、家對我來說沒有任何意義了。我的人都沒了,要這些還有什麼意義?

一天晚上我們坐在家裡看一部電影,是一部很傷感的愛情電影。電影結束後老伴兒對我說:「你不要比我先走。」

我樂著說:「你沒事吧。」

當我看到他的眼神時,我說:「你太自私了。不知道我們老的時候會是什麼樣,但兩個遲暮的老人手挽手出去遛彎,或許也是一景兒呢。」

2005年,他生了一場大病,一天他打完球回來說把肌肉拉傷了。

當時,我還埋怨他:「你已經不再年輕了。40多歲的人了,不可以再做這麼劇烈的運動了。」當時我也沒有太在意,可是快一個月了,他的腿還是腫著,我就覺得不對了。

我是學醫的,再加上他那段時間總是抱怨很累,我馬上想到可能他的腎臟出了問題,於是就帶他去我姐姐的醫院做檢查。

檢查結果一出來,當時我就矇了。姐姐不停的埋怨我說:「你還是學醫的呢,都3個加號了,怎麼到現在才來?」

他住院了,但為了不給他心裡更多的壓力,我在他面前要裝出沒事的樣子。

那時我真的嚇壞了,但我只能在朋友面前表露出恐懼。那時我們剛搬進新房子一年。我想,如果他出事,什麼房子、家對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意義了。我的人都沒了,要這些還有什麼意義?

朋友都勸我不要想那麼多。但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不知道哭了多少次。住院兩個月後。他的主治醫生跟我們說他的病得到了有效控制,但是以後需要注意飲食。

聽到這個消息時,我激動得抱著他痛哭了整整一個小時。

其實我們說起來一起走過了14年,但仔細回憶起來,卻都只是一些平平常常的點點滴滴,並沒有多少轟轟烈烈、風風雨雨的事情。或許,正是這種平凡的柴米油鹽,才是生活和愛情的真諦吧?

看到很多人說同性愛不可能持久。我想有很多的原因吧,我建議大家出櫃,這樣當你沒有家庭壓力的時候,社會壓力就顯得很渺小了。別人的看法是別人的看法,過好自己的生活是自己的事情,他接受不接受是他的事情,跟我們沒有關系。

經常會看到一些人抱怨社會對同志的不公,其實不光對同性戀,對其他一些非主流的東西,主流社會都會用異樣的眼光看待。如果你自己都把自己看成異端,那憑什麼讓別人認同你?做個驕傲的Gay吧,你沒有什麼不對。

關於未來,我們也並沒有海誓山盟什麼,就這麼一步步踏實地走下去吧。

我現在的願望就是把我咖啡屋辦好。我不想讓老伴兒再工作了。他已經50歲了,我想讓他退休,讓他做一些想做的事情。

我們的咖啡屋是一家新開的同志咖啡屋。小店不大,但挺溫馨的。希望大家常來坐坐。


安靜的咖啡屋,營造我和朋友的小天地

註:「發小」意指從小到大一起長大的好友,此為中國內地習慣用語

【聲明】

本文是「飛贊伴侶」項目的採訪文章,轉載請注明原文鏈接,以及本聲明。「飛贊伴侶」是飛贊網發起、愛白網合作支持的一個伴侶訪談項目,旨在讓大眾了解 LGBT群體的情感生活,消除歧視與偏見,倡導包容與平等。本項目保護受訪者隱私,文章發表前均得到受訪者審核和授權。 聯系我們:contact@feizan.com。

 

Tags : 婚姻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