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慾望‧越南】之十九:另一個熱血的越南男兒

 文/MISS J

撇開法籍越南人T以外,她在這邊認識的幾個越南男人都很熱血/熱烈/容易陷入熱戀。
(法籍越南人T的故事請見【慾望‧越南】之十六:Vietnam banana punch

第一個是之前提過的珠寶大哥V,第二個是前一陣子在跑趴時候遇到的、從美國回來的阿弟仔T。
(珠寶大哥V的故事請見【慾望‧越南】之十八:大哥的女人

這個阿弟仔T也比她矮(事實上要在越南找到比她高的男/女很不容易),他的英文好、可以溝通,這是他贏過大哥的強項;但作人必須公道,他比大哥盧很多很多倍,可見風度是大哥的強項(但這強項之後便消失了,留待下回分曉)。

第一次見面是在某Vodka辦的Party遇到的。

她好不容易從臉書上知道有這個party訊息,興沖沖地約了友人S一道去。

阿弟仔與他的友人坐在隔壁桌,開了罐Whisky、還有桌上一大盤豪華水果盤(可見開瓶是越南人身分地位的象徵);其中某個越南人邀請她們過去一起喝酒,既然有免費的酒喝、她們也就毫不扭捏地過去了(這才是真性情的台灣人)。

好不容易聽到她最愛的電子舞曲,她整個人跳舞跳到忘我,同時身邊的友人S與其他越南人們默默散去,只留下阿弟仔T、另一個越南人Th與她(Th也是個值得花些篇幅描寫的人物)。

原先打算要再去續攤,後來因為阿弟仔的金援未能即時趕到而作罷,但她給了阿弟仔名片、想說這不失為一個可以一起跑趴的好咖。

接下來的狀況超出她的想像。

阿弟仔天天打給她說要約出門,因為陰錯陽差一直約不成。但最瘋狂的時候他一天可以打超過十通以上的電話給她,問她在幹嘛、吃飯吃甚麼、吃的這道菜怎麼作的,這也就罷了。

最令她抓狂的是阿弟仔會一直重覆同樣的問題與話題,例如阿弟仔說他無法停止想她,不斷問她”What’s going on”、”What did u do to me”、”I’m crazy for u”。

一開始她還有心情跟他說”U tell me”,接著她連回都懶得回了。或者明明說她某天有約、或者要上越文課,阿弟仔會一直重覆約她、或者問她是不是生他的氣才不跟他出門。

尬的,這一切就像唱盤跳針哪!!!

她決定有時候接他電話、有時候不接,這時阿弟仔會中斷一陣子不跟她聯絡。她會暗自放心地想,太好了這個人應該不會某天堵在她家/辦公室門口。

有時候她又想,好吧也許就約出來見個面聊天也無妨,但阿弟仔偏偏又會太遲打給她、讓她連接電話的興趣都沒有,因為她討厭臨時的約會、或者不守時。

對於喜歡的人,她的容忍度很高;對於這種過度熱血又聽不懂人話的,她開始學會韓國人S任性不接電話的步數了。
(韓國人S的故事請見【慾望‧越南】之一:意想不到的新生活)

 

【慾望‧越南】之一:意想不到的新生活

【慾望‧越南】之二:—Fantôme

【慾望‧越南】之三:—到底是男人在意、還是女人比較在意?

【慾望‧越南】之四:六度以內的人際網絡

【慾望‧越南】之五:Free SPA service

【慾望‧越南】之六:人格分裂

【慾望‧越南】之七:Difficult to say no

【慾望‧越南】之八:Ecc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