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政府企業買業配 就是「雨刷集團」

文╱黃哲斌

幾天前,湖南某動物園有頭非洲獅,因為肚子餓,竟然把自己的尾巴吃掉了,連腹部也血肉淋漓。這頭飢不擇食的獅子,上了台灣的電視新聞,大約被列為「寰宇搜奇」一類的奇聞。

其實,這新聞一點也不稀奇;台灣大多數主流媒體,每天都在吃自己的尾巴,一路倒著吃,嚼得津津有味,肚臍以下差不多啃食精光。

原因是,「業配新聞」徹底破壞了新聞的核心規則、破壞了媒體的存在價值。媒體經營者以為「業配」是大補帖,強筋健骨,滋氣養腎;其實是「美國仙丹」,是類固醇,吃了只會虛胖,終生依賴成癮,無法戒除,最後加速壽終正寢。

就像那頭非洲獅,自食尾巴充饑。

新聞與廣告‭ ‬遊戲規則各異

回歸「新聞」的定義,是由一媒體組織或個人,依其專業判斷,自發性採訪、編輯、傳播對讀者有益或有用的資訊。具有報導價值的新聞,一毛錢也不該收,媒體就有義務告知讀者;沒有報導價值的新聞,就算再多新台幣,也不應刊登在新聞版面上。

至於政府或廠商的訊息,必須透過廣告刊登或公關手段,爭取媒體曝光。我常說,新聞守門人與公關部門之間,就像美式足球的守方與攻方,雙方必須靠著智巧、力量、戰術、技能,相互正面碰撞。越高明的公關或溝通技巧,越容易在媒體版面上達陣;媒體的責任則是「分辨、篩濾那些拙劣的政策或商業話術」,只有真正具價值的訊息,無論正面或反面,才有資格成為「新聞」。

讀者或觀眾對於「新聞」的信任與依賴,不多不少,正來自對編輯室的信賴,對媒體品牌的信賴。

至於上不了新聞版面的政治宣傳或企業訊息,謝謝,請花錢買廣告;至少,讀者會知道,這些資訊是金錢對價換來的,知道是「官方說法」,知道是未經編輯人過濾的推銷員話術。

要談資本主義社會,對不起,這才是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大家清清楚楚,銀貨兩訖。

然而,「業配新聞」販售的是欺瞞、是詐術,它將廣告包裝成新聞,在「不讓讀者知情」的前提下,將廣告主的垃圾訊息塞進新聞版面,無論它是一包衛生紙、一項政策、一名候選人,都已破壞了新聞獨立自主的基本原則。

廣告偽裝新聞‭ ‬無異打假球

「業配新聞」或「隱藏式置入文宣」對新聞專業的破壞,正如「打假球」對職棒運動的破壞。兩者都透過大量金錢介入,操縱遊戲規則與從業人員,在欺瞞收視群眾的前提下,扭轉或改變最終結果,於是,不該漏接的球漏掉了、不該刊登的新聞也刊出了;不該輸的球隊輸掉了、不該出賣的版面卻賣得一塌糊塗。

沒有人喜歡花錢買票進球場,只為了看一場金錢操弄的比賽;也沒有人喜歡花錢買報紙或雜誌,只為了看一份專業編輯人棄守,廣告主輕易達陣的媒體。

你可以責怪主流媒體墮落、老闆賤賣新聞,罵他們一百次都不為過;然而,幕後以金錢交換正面宣傳的政府或企業,就是摧毀新聞這一行的「雨刷集團」。

有位網友留言說,「哪一行沒有見不得人的事,幹嘛大驚小怪」。是,沒錯,打假球就像賣業配新聞,又沒有人受傷,不知情的觀眾照樣看得很高興,球團與球員可以賺外快,組頭更是開心灑花轉圈圈。

所以,媒體憑什麼指責打假球的球員或教練?憑什麼?相反地,體委會應該頒發「國光獎章」給他們,表彰他們「開創職業運動全新商業模式」的重大貢獻。

「台灣職業運動領先國際潮流」,得獎理由可以加上這一句,請記得,國際潮流。

唱片跳針一下,任何想為「業配新聞」或「未揭露廣告」抹脂擦粉的朋友,煩請先回答這個問題:既然業配新聞無傷大雅,它為何是一項「不能說的秘密」?若非有心欺騙消費者,為何廣告主不願揭露自己付費?為何媒體羞於向讀者啟齒:「是,你看到的部分新聞,其實是有價販賣的廣告」?

接下來是政治報告,來報告兩大黨約訪進度。

國民黨已原則確認專訪日期;民進黨政策會的好人們,這兩天密集以電話、郵件與我聯繫,希望能安排訪問蔡英文主席。在此,謝謝檯面上及檯面下默默幫忙的朋友們;其實,我沒那麼歹鬥陣,只要兩個泱泱大黨有溝通誠意,我可以等等等等。

然而,我正緊盯立院兩黨「預算法」的修法進度;據悉,某黨準備擋下法案,先協商一個月再說。我不知道,如果兩黨都有排除政治置入行銷的誠意,如果不是意圖以拖待變、拖到下一會期再搓湯圓,如果不是政媒聯手的阻力太強大,為什麼,如此程度的修法,也要拖到三月的新會期?

我會密切觀察,兩大黨團裡,是不是「飛機上有蛇」?

【政府不要收買媒體】反政治置入行銷連署
(順手記錄:目前連署團體115個,個人5574人,總數5689。)
 

轉載自: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