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慾望‧越南】之二十:也是個熱情但完全無法溝通的越南男兒

文/MISS J

必須得花點篇幅來講談談與越南美國阿弟仔同時認識的越南人Th了。
(阿弟仔T的故事請見【慾望‧越南】之十九:另一個熱血的越南男兒

在認識這兩個人的party當天,她只覺得Th還蠻有喜感的,雖然語言不通、還是交換了名片。

想不到隔天Th就積極地打電話約她出去,而且還派了個英文程度只有比他好一點的翻譯打來。

“What is ur address?” 翻譯問道。
“But I’m going to do massage now. When u want to pick me up?” 她回答。
“Sorry, I don’t understand.” 失職的翻譯答道。
“I mean, at what time u want to come?” 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簡化這個句子了。
“Where do u live?” 翻譯仍然試著要地址。

如此這般地糾纏了一個多小時,最後總算靠著簡訊溝通完畢。

但這頓晚餐更是一場災難。

她無奈地跟著Th、女性翻譯友人與她妹妹,一起出胡志明市、還過了收費站,到她完全不知道是甚麼鬼地方的地方吃飯。

中途還接到住一起的同事電話,要她早點回家、因為同事忘了帶鑰匙,她還請同事用越語告訴這些人她得早點回家幫對方開門。

結果還是拖到十一點才回家,為什麼?

第一是因為吃飯吃太久、她想跟大家說要早點走但溝通無效;
第二是因為那個該死的地方太遠了…後來她知道這地方叫作守德;
第三是因為Th要計程車送翻譯與翻譯的妹妹到她男友家、為了禮貌大家還哈拉了一下;
第四是因為、重點來了,Th載她到一個民宅、裡面走出一對老者,Th帶她去見父母!!!!!!!!!!!!!!!!!!!!!!!!!!!!!!!!!!

礙於面對的是長者,即便語言不通、她還是盡力表現的有禮貌且得體。

一等到上了計程車、她的臉馬上垮下來;Th也很有自知之明地在一旁陪笑。

她心裡暗暗地發誓,再也不到這種自己無法控制到底最後會怎樣的場子了。


【慾望‧越南】之一:意想不到的新生活

【慾望‧越南】之二:—Fantôme

【慾望‧越南】之三:—到底是男人在意、還是女人比較在意?

【慾望‧越南】之四:六度以內的人際網絡

【慾望‧越南】之五:Free SPA service

【慾望‧越南】之六:人格分裂

【慾望‧越南】之七:Difficult to say no

【慾望‧越南】之八:Ecchi

【慾望‧越南】之九:該減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