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慾望‧越南】之二十一:干她屁事啊

文/MISS J

才說再也不去她無法控制的行程,這個誓言馬上就被打破。

事情是這樣的,在美國阿弟仔數次邀約、她數次不接電話或不回簡訊之後,阿弟仔再度約她吃晚餐、而且是和他朋友一起。
(阿弟仔T的故事請見【慾望‧越南】之十九:另一個熱血的越南男兒

她想想既然不是跟阿弟仔單獨吃飯,再這樣拒絕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她赴約了。

在餐廳門口看到阿弟仔小巧靈活的身軀從他的座車鑽出,還跟著兩位氣質中年越南太太,她開始覺得不對勁了,朋友聚會應該不是跟這年紀的人一起吧(雖然她也跟這年紀的人打過砲)?

但她依舊鎮定地一起走進這家體面的海鮮餐廳。

到了座位更是一驚,一桌滿滿都是人…有老有少,她再度在不知情的狀況下見到了越南男生的家人,而且聚會目的還是阿弟仔表姐與她男友雙方家人第一次聚餐。

請問這到底干她甚麼事情啊!!!!!!!!!!!!!

在全桌人都講越文、只有表姐與阿弟仔會跟她講英文的狀況下,她依舊臉帶微笑地用餐、喝酒,就像是個好媳婦要見公婆那般。

其中一位長者用越文嘰嘰咕咕看著她說了一段話,表姐說是在說阿弟仔很喜歡她,阿弟仔跟她說”Say something!”
 

她只得尷尬地舉起酒杯說”Yo!”(越文的乾杯)

於是全場都笑了。

用完餐她又半推半就地跟著這些人到了一家跳社交舞的club,這家club開場還放的是Techno和Trance、讓她心裡寬慰不少。但忽然一組越南樂團上台,開始用越南文唱起各種Tango、Cha-cha或Waltz的社交舞音樂。同桌的長者以及表姐情侶檔開心地下場跳舞,並且極力邀請阿弟仔與她一起跳。

「你們真的是他的親朋好友嗎?我高他一個頭這樣跳舞能看嗎?」她心裡吶喊著。

她當然以不會跳社交舞的理由極力拒絕。

加上阿弟仔不斷牽著她的手、環著她的腰或肩膀,到最後甚至靠在她肩膀上打盹,靠在女生肩膀!!!

阿弟仔讓她自覺像個綠巨人浩克一樣魁偉,這真的是追女生的招式嗎!!!

最後她也不顧先行離開是不是失禮,花了十五分鐘跟阿弟仔吵著她要先離開,這才離開這場鬧劇。

【慾望‧越南】之一:意想不到的新生活

【慾望‧越南】之二:—Fantôme

【慾望‧越南】之三:—到底是男人在意、還是女人比較在意?

【慾望‧越南】之四:六度以內的人際網絡

【慾望‧越南】之五:Free SPA service

【慾望‧越南】之六:人格分裂

【慾望‧越南】之七:Difficult to say no